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开始忧心教师节(距离死亡还有19939天)

明天就是教师节了,早已告别学堂的我因为儿子的关系又记挂起这个节日起来。
在我那年代,改革开放之风初至,民风尚显淳朴,教师节最多送送贺卡,表达一翻心意,还增进了手工劳作的本事。如今市场经济声势鼎沸,象牙塔渐被腐蚀,而体制只照顾到公务员的收入,没有想到好好改善教师的工资,使的教师这个神圣的职业沦入普通的三百六十行之中,有为青年纷纷摈弃,导致师资素质难以提高,如此发展造就出的下一代又怎能与他国有之一争呢。况教师台面上的收入一低,部分教师为了讨生活,就会利用象教师节这样的机会收受家长钱财,此事若为学生知道,岂不从小知道了行贿之事,且受贿之师长待行贿之家长的子女必定有特殊关照,久而久之,学生就知道了行贿的好处,将来成人后心记此社会潜规则,中国何日有更新之气象?
其实也不能只怪教师,最要怪的还是政府无尊师之制,社会唯金钱是从,才有此一态,遂令天下之士痛心疾首,捶胸顿足。

在古代,学生家长带新生入学是要和孩子一起跪拜老师的,学生见父母如此敬重老师,自不敢造次,潜心求学;而老师受此大礼,自觉身负重担,有责任将学生培养成才。我并非提倡恢复跪师古制,只是想今日之世,学生跪老师的新闻已经不多见,老师跪学生却也并不稀奇,现在的师生关系已经转化为消费关系,学生都成了消费者,消费者就是上帝,是故教师丧失了本该有的崇高,学生也不再那么强烈的尊敬师长,两边在既有的关系下,潜藏着经济的链条。
其实这不是中国一个国家的问题,只是其他国家地区有制度措施保障并理顺了市场经济下的师生关系,比如香港曾有一女大学生在教师信箱里放了一万块钱要买考试答案,那教师看见不敢收,因为怕是廉正公署的圈套,结果把钱直接交到廉正公署,再在廉正公署的安排下带着考卷与学生交易时抓了学生一个现行,最后学生竟因此获刑,坐牢数年。我想要是教师泄题被抓,所获之刑罚必定更为严重,有了如此严厉的制度法规,还有多少人敢行贿受贿呢?

小儿虽然才上托班,但从其左右同学家长处获悉教师节这个礼都准备要送的,若我不送,教师会不会对小孩有不公平对待呢?为了孩子不吃亏,我想我明白应该怎么做了,谁让咱是在伟大的中国呢?
其实教师的生活质量的确应该改善,至少应该高过公务员,连北洋军阀都下令若县城里最好的建筑不是学校就枪毙县长,难道我们连军阀的尊师重教之心都不如了吗?希望政府好好改革一下,让考师范学校的分数最高使将来出师后的教育质量得到保证,让教师的收入最高使这个职业得到尊重与体现价值,让廉洁的制度得到保障令贪腐远离校园,让孩子们不要从小学会行贿了。
| 留言:0 | 引用:0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四),18岁以下禁看(距离死亡还有19938天) | 主页 | 女为悦己者容?(距离死亡还有19940天)>>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