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五十四)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五十四回正文:

“朴部长,这回多谢你了”
“哪里的话,我能保住这个位置,还不亏得你帮我出的这个主意,小艇一艘,略表寸心。”
严忠孝和那个朝鲜人的对话随着海风隐约可闻。
老刑已开始带领大家登船,小艇没有上下舱,堪堪十人的座位,对我们一班人来说还有些富余。严忠孝与那朴部长作别后,上船指挥老刑道:“往南,韩国海域。”
“为什么不直接往中国地界去?”众人异口同声。
“那为什么你们救了则仁要往巴基斯坦方向出境呢?”严忠孝以问为答。
大伙被此反问,心中自有了答案,只不过是芳子当时的故计重施,去敌人想不到的地方而已。

小艇开动,忽地一阵海风呼呼吹过,使浪花用力拍击着岸边的岩石,发出‘哗’的声音,就像一个巨人手持水鞭抽打着为他们卖力的奴隶。前望宽广的海面一往无际,霎那间,所能感受到的,是她海纳百川的胸怀。
我从座位上站起,凝视着波澜壮阔的画面。是的,这就是大海,在我眼前的大海,此情此景,此心此念,她用蓝色暗示我要有内涵,她用浪花告诉我什么是美丽,她叫海鸥提醒我在征途中应该自由的翱翔,她还和太阳一起抹平我经历着的悲哀。她仿佛告诉我在适当的时候要学会忍耐,她还预示我如果没有激情,心会成为死海,没有一点点生气,只会用躯体来承载命运的负担。敞开吧,我的心扉,作为本源粒子的承载者,我要学会无惧任何磨难,天地的变化,人类的历史,都会由我来影响,由我来更改。
“为什么那朴部长要帮我们?”阿音显然也听见了严忠孝与那朝鲜人的对话,船上平淡间引点话题作为谈资。
严忠孝也不回避,哈哈一笑道:“那人是朝鲜劳动党计划财政部的部长朴南基,这次芳子为了救她大哥,说服了日本政府将大量可以假乱真的朝鲜假币输入朝鲜,引起大规模通货膨胀,对朝鲜整个经济产生了强烈的冲击与破坏,朴南基身为计划财政部的魁首,必然责任重大。老金限他1个月之内解决假币骚乱问题,他苦无良计,正踌躇彷徨之际,我以协助逃亡为交换条件,教了他一个办法。”
“哦,你教他了个什么办法?”阿音颇有兴趣地问道。
“重新洗牌,将现在的货币全部作废,更改模板,印刷新币。”严忠孝笑道。
“真有你的啊”,“亏你想的出”,“这样行吗?”。大伙七嘴八舌开来。
严忠孝双手一摊,乐道:“管他有没有用,糊弄他一下而已,幸好他病急乱投医,还当仙丹灵药了。”
......

命运玄外音:
公元2009年12月1日起朝鲜全面推行货币改革,将现有的100元改为新币1元。当局解释说兑换货币是因为人民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的情况日益严重,所以要消除这种经济失衡现象。兑换货币的消息传出后,人们纷纷要兑换美元或人民币,引发混乱。
公元2010年3月18日,韩媒报道称朝鲜劳动党计划财政部长朴南基可能在3月上旬因为货币改革失败而被枪决。罪名为“作为大地主的儿子,潜入革命队伍,蓄意置国家经济于死地” 报道称,朝鲜当局于上周在平壤市顺安区的某一射击场,枪决了朴南基。朝鲜货改失败后,朝鲜居民对此产生了不满情绪,因此朝鲜将责任推给朴南基,以反革命分子的罪名,予以枪决。

近中午时分,我们的小艇越过了西海大青岛,进入韩国海域。快艇的马达声惊起了岛上栖息的群群水鸟,它们张开双翅,成群地掠过水面,然后向远处飞去,像一片白色的浮云,飘然而上,煞是好看。
“我和韩国方面已经联系过了,他们不会对我们进行拦阻。”严忠孝很有自信地道。
“那,那后面那艘船是什么来路?”阿音惊恐地指着快艇身后方向道。
众人随着阿音的指向望去,只见一艘大型快艇正在我们后面加足马力追来,从一个隐隐可见的黑点逐渐身影清楚可见。
“是朝鲜的警备艇!”
随着严忠孝一声惊呼,大家都已看清了后面追赶的大船上招展的朝鲜国旗。看来我们的行迹还是败露了,这艘朝鲜警备艇冒着跨越朝韩海上分界限的风险扑向我们,必定不怀好意,很有可能就是来将我们肉体毁灭的。
“把头低下......”
严忠孝话音刚落,那艘朝鲜警备艇在距我们所乘坐小艇的百米开外射出一道火舌,宁静的大海上顿时枪声大作。

第五十四回完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2 |
| 主页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五十三)>>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2012-10-28 Sun 20:12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2012-10-28 Sun 20:12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