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五十三)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五十三回正文:

女人的曲线可以满足人的欲望也可以要了人的小命。筱田则仁与井上一郎轻手轻脚摸到别墅门口那2名色迷心窍的朝鲜士兵身后,互打了一个眼色,同时迅雷般出手,毫不费力地扭断了他们的脖子。牛壮壮随后跟进,向大伙摆了摆手,从地上的尸体身上取下一杆步枪,直冲楼上我的寝室,阿音则俯身收拾起士兵的衣着,准备换装出逃事宜。
当牛壮壮等推开我的卧室时,只见崔浩双手抱头正蹲在床边,一支乌洞洞的长长枪管直指着他的脑门,那端着枪的人正是我赖蓝天。
“都搞定了?”我向大家伙笑问道。
“恩,按计划进行,没有一点差池。”牛壮壮看了眼狼狈的崔浩兴奋续道:“我们就担心你这里,这小子可不好对付。”
“纵然这家伙躲的过则仁的拳头、芳子的飞刀又如何,”我冷笑一声道:“难道他还能躲的过子弹。”
原来在井上御剑刺杀了别墅后的巡逻士兵后,就取下了其中一杆步枪交到了我手中,而等崔浩气势凶凶地跨入我的房间后,才沮丧的发现自己中了圈套,在枪口下被迫屈服。
“现在怎么办?杀了他吗?”牛壮壮亦不敢大意地举枪指着崔浩问道。
“留他一命,刚才我和他有了约定,只要他送我们出去,就放他一马。”我果断地道。
“怎么信任他,我们自己换了装也可以出去。”牛壮壮不情愿地道。
“壮壮说的对,我们自己也能出去,杀了这可恶的家伙。”阿音一身戎装英姿勃勃的出现在房门外。
“你们2个别闹了,刚才要是他反抗,纵然开枪将他射杀,我们的出逃计划也就完蛋了。枪声一响,朝鲜士兵蜂拥而至,咱们非死在这里不可,崔浩十分清楚这点,所以提出了这妥协办法,我们饶了他,他跟我们一起走。”我耐心解释道。
“说的也是,还多亏崔上校的怕死精神,我们才有机会逃脱哦,”阿音不无讽刺地道。
崔浩垂首咬牙,喉咙口发出嘶哑的声音:“要走就快走,等天亮了就来不及了。把我一起带走,逃脱了人犯,金将军也不会放过我。”
则仁也听不懂我们在争论什么,本就心中焦急,见这恶狼还敢出声说话,顿时火起,一个箭步来到崔浩身旁,全力一个空手道手刀劈下,只听崔浩头骨‘喀嚓’一声,脑浆溢出,死于非命。
眼见如此,虽有约定,那也无可奈何了,我的确没有算到则仁会如此冲动,一切都是天意,不,正确的来说应该是命运,是非善恶终有报,崔浩的死没啥好可惜的了。
阿音愤恨地踢了脚崔浩尸身,随后扔给我一套朝鲜人民军士兵制服,转身拉起则仁的手下楼而去。
我呆呆地望着学姐越飘越远的长发,意识模糊一片,这还是我一见钟情的那个女人吗?
“如果世界多一个牛郎,人间就少一个李莫愁!”牛壮壮眼见阿音的背影消失后在我耳边道:“你就该把对芳子和阿音的感情做个明确的了结,不然以后有你罪受的。”
看看身边的老同学摇头晃脑摆出一番大道理状,直让我又好气又好笑,然则他说的也很有道理。哎,不多想了,我匆忙换好衣服,到得客厅汇集众人,一起按计划上的路线,排成整齐的队形,伪装成巡逻兵士,往军营一偏门走去。
......

“快上车,”老刑一见我们出来立刻将他的那辆老吉普点火启动,大伙鱼贯而入。
严忠孝乐呵呵地在副驾驶座上给大家递来矿泉水:“大家辛苦了,到现在为止,我们的逃亡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下一步,就是脱离朝鲜国界了。”
“你们能不损分毫而安然脱出军营,完全有资格加入到我们国防部特别行动处的队伍里来。”老刑开着车,望着后视镜里正在牛饮的我们打趣道。
我没啥心情听老刑的调侃,一气喝完一整瓶水后向严忠孝问道:“严主任,后面有把握吗?”
“没把握我就不来了,你说地吗,对我不放心?”
“得,那我先睡一下,后面就全是你严主任的世面了。”
不多时,几个年轻人都呼吸沉沉地寻周公去了,我们太累了,毕竟我们不是特工,我们只是学生啊。世界是一场梦,还是梦比世界更真实?

不知过了多久,老刑将我们一一推醒。跳下吉普车,一阵大风扑面而来,这风里还夹着一丝浓浓的咸湿味。看看周围,哇,蔚蓝的大海放散在我们面前,天色渐亮,大群的海鸥在远处盘旋飞舞,一艘小快艇停靠在近前。严忠孝与快艇边一名西装笔挺的朝鲜人交谈,要问我为什么肯定这个穿西装的是朝鲜人,我可以很明确地回答你,因为他胸口和所有朝鲜人一样别着金日成的像章。而在这人身后竟然还站着2名人民军的士兵,我的心一惊,难道说我们出逃失败了?

第五十三回完



原创小说 | 留言:1 | 引用:2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五十四) | 主页 | 大争之世存不争之心,赞妻篇>>

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0-11-19 Fri 14:42 | |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2012-10-28 Sun 20:12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2012-10-28 Sun 20:12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