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五十)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五十回正文:

筱田芳子在财相顾问中山英俊的陪同下,参观完毕这神秘兮兮又忙忙碌碌地假币制造工厂,亲眼目送一堆又一堆如山重叠的冒牌朝鲜货币打包成箱,由地底输送带秘密传至内阁情报调查室设在1公里外的一座不起眼的物资存储仓库。而这些假币在那里稍做停留后,就会通过各种渠道,源源不断地输入朝鲜。
“顾问先生,这次给您添麻烦了,”芳子欠身与中山英俊告辞,她已经确信了政府帮助营救自己哥哥的决心与力量,看来一切都已经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只要这些足以乱真的朝鲜货币流入朝鲜国内,一定会引发朝鲜货币通涨等经济危机,以此巨大的压力要求金将军放人,或能得到想要的回音。
“大小姐哪里的话,筱田则仁先生为了首相竞选胜利舍生忘死,我们为了勇士做这么点小事,又何足挂齿,”中山英俊一脸真挚地道。可他又哪里想的到,除了筱田则仁外,更有一名叫赖蓝天的中国籍男子同样使芳子心急火焚。

回到东京郊的筱田家庄园,芳子急匆匆地就去书房拜会了父亲。筱田建国正在练习书法,一张硕大的宣纸铺陈在书桌之上,只露出几方桌角,身材伟岸的山口组大当家笔走龙蛇,挥毫笔墨,将斗大的汉字草书抛洒纸上,要非亲眼所见,谁都不会将杀伐成性的黑帮老大与面前这个富有潇洒神韵而又有一手好字的老者联系到一块。
芳子不敢打扰,在一旁静静等待。少顷,筱田建国将狼毫笔轻轻搁下,一边欣赏着自己的作品,一边向芳子问道:“怎么样,他们按计划在做了吗?”
“是的,父亲大人,大哥的事情您放宽心,首相这次非常重视,连内阁情报调查室都动用了。”
听到女儿自信的回答,筱田建国心情骤然松弛,他很清楚内阁情报调查室所拥有的实力与手段,做为日本的最高情报机关,内阁情报调查室无论在人员配备、资源供给、行使权限上都远远强于同属日本政府的情报部门的公安调查厅、警察厅、情报调查局等。有这么个强力机构的帮忙,若再救不出则仁,那也只能说是天意了。
只见筱田建国向芳子招了下手道:”来,看看为父的书法,是否有所精进。”
“虾夷搆乱久,择将属吾贤。屈指驰三略,扬眉出二权。鼷头勋未展,马革志方宣。完士何难过,徒悲凶问传。”芳子将纸上大字朗朗读出。这是一首歌颂古代日本沙场战将的旧诗。久居庄园深处,只是在名誉上担任山口组最高领导人的父亲依旧怀有风云板荡的激情实在让芳子出乎所料。看着父亲已经爬满鱼尾纹的双眼,芳子只感到一股坚定又逼人的气息,她深信,若不是营救大哥是交由自己来负责的话,父亲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杀进朝鲜,与孩子一起埋身异土他乡。
“你要是个男孩就好了,”筱田建国叹了口气将纸张卷起。
芳子自然知道父亲话里的意思,大哥则仁虽然忠勇刚猛,却没有什么心计,父亲一直担心他不能很好的领导山口组,使得家族衰落。而自己除了有大哥勇武的特点外,还机敏聪慧,时常有惊人举动帮助组织扭转乾坤,当父亲表示要将组织交给自己统领的时候,自己却老以女儿身来推脱搪塞。
......

平壤朝鲜人民军第17军军部,一幢深绿色的别墅洋房内,筱田则仁双手负背迈着颇为凝重的步伐,在一楼空旷的大客厅内度步来去。只听他嘴里喃喃自语,当然那些富有韵律的大和语调只有矗立一旁的井上一郎才听的明白。
“日边瞻日本,云里望云端。远游劳芳国,长恨苦长安......”筱田则仁自语不断。
“少主人,请莫要灰心,在中国严特使的帮助下,朝鲜人给我治了伤,也让大家一起搬进了这幢好房子。如今我们又相互照应,总有出去的一天。”井上一郎对则仁恭敬地道。
“我只是思乡...”则仁苦笑道。
“释辨正的这首在唐忆本乡让多少远在他乡的日本人泛起浓浓乡情,他当日身处繁华安和便有此等情怀,更何况我等今日在此异地险境。”井上一郎唏嘘道。
阿音无声的走到了则仁身边,轻柔地将一碗茶水递了过去,用英语道:“你这样走了好久了,喝点水吧。”
则仁感激的一笑,接过茶水一饮而尽。阿音掏出纸巾温柔地擦拭则仁有些湿润的嘴角,但眼睛的余光却看向大厅一边的沙发。
是的,沙发上的人就是我以及牛壮壮。自从严特使第一次探视后,每隔三差五地他都会来找我,看看我的情况和生活上有没有麻烦。在他的强烈外交斡旋下,朝鲜方面将我们的拘押地点换到了这幢军区首长的私人住宅内,并将井上的伤给治愈好,在其他方面也不再像对待囚犯一样对待我们,保证了充足的水与食物供给,但只有一样没能交还我们,“自由”。

第五十回完.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成长快乐,无邪童趣,二十 | 主页 | 套了2年的股票,昨天解套了>>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