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四十五),(距离死亡还有19804天)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四十五回正文:

严忠孝待车子开出平壤市区几公里后忽然放声大笑起来,直震的老刑两耳发麻。
“头儿,又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
严忠孝反手伸向自己后背,从外衣下腰处摸出一颗纽扣大的黑色小物件在老刑眼前晃了晃道:“刚才我们被窃听了,这个小东西就是他们的窃听器。”
“噢?是什么时候放到头儿背后的?那现在还在被窃听吗?”老刑惶恐地道。
严忠孝微微一笑:“这是最普通的小型窃听设备,出了监听设备5公里外就会失效。是那李秘书引我去见他们的领袖时,故做亲昵的将手搭在我后腰时放置的。”
“这么说来,您刚才自打耳光什么的都是做戏了?”老刑嘿嘿傻笑道。
“对,就是做戏,”严忠孝含笑道:“去见金正日之前我就在想,为什么筱田芳子逃跑后要将赖蓝天他们一起转移,按说这些中国人对朝鲜方并无利用价值,将他们交还给我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然而朝鲜人却想将他们和2个剩下的日本人一起偷偷藏起来,若我今天不去点破在17军军部,金正日一定以其他借口搪塞于我,我连去见赖蓝天一面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我故意提醒老金我所掌握的情报,碍于我的特使身份,碍于我有中国军方的背景,金正日不得不接受我知道事情真相的事实,而且也不能拒绝我与赖蓝天见面。”
“我说呢,怎么头儿今天那么莽撞,原来也是算计好的啊,”老刑钦佩地道。
“呵呵,互相算计而已,没见他们还给我按窃听器吗?”严忠孝笑道:“所以我才假装失落,自打耳光,让他们以为我没有达成目的,其实我现在要直接将人带走本就不行了,我表现的越失望,他们就越得意,他们越得意,我们就越能找出对方弱点,一击制胜,达成我们的目的。”
老刑若有所悟的点点头道:“现在的关键点就是为什么赖蓝天和日本人一起被转移,其中必有深意。”
严忠孝摇开车窗,将小巧的窃听器潇洒的抛了出去,慢条斯理地道:“我现在就是去找你所问的答案。”
老刑不再多话,顺手打开车上收音机,一曲略带悲哀的旋律从广播中传出:
阿里郎,阿里郎,阿拉里哟!翻越阿里郎山岭,天上有很多星星,朝鲜的心里有很多梦。 阿里郎,阿里郎,阿拉里哟!翻越阿里郎山岭,远远的那座山就是白头山,寒冬腊月也能开花...
曲调升降,委婉缠绵,展现出朝鲜民族坚韧不屈的旺盛生命力。
......

当我从警用囚车中被带出后,双眼就被蒙上了一层黑色面罩,世界瞬间一片漆黑,只在鼻梁前留有2个小孔以供呼吸。耳边则一直回荡着‘前轱辘不转后轱辘转思米达’的鸟语吆喝,后背被人凶狠地向前推着往前行走。经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押解,我被带进一了间不足3平米的小黑屋中,虽然面罩已被拿开,但眼前依旧是黑不隆冬,小屋没有窗,也没有其他一切陈设,只是散发着一股莫名的气味,令人作呕。同伴也已经音讯全无,仿佛自己此刻已经成为上帝的弃儿,在罪恶的地狱中承受未知带来的痛苦与折磨。没有多久,我再也顶不住劳累的侵蚀,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蓝天、蓝天,快醒醒。”疲劳的身躯被人不停地推攘着,多么熟悉的声音,温柔而淑雅,难道是芳子?芳子回来救我了?我兴奋的跳了起来,只见小黑屋的铁门已经打开,门口站着一个黑影。
“芳子,是你吗?”我高声叫道。
“很抱歉,打扰你美梦了赖蓝天,”朝鲜人民军特战队上校军官崔浩冷笑道:“有人要见你,跟我走吧。”
原来黑影是崔浩,自己刚才不过是太过疲劳所引起的幻觉而已。在这异国他乡会有什么人会来见我一个狱囚呢?当然了,我连自己被关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又如何会知道有什么人想要见自己呢,一边苦笑,一边跟着崔浩走了出去,头上照例戴上了黑面罩,双手被一副手铐牢牢固定,想来这就是坐牢的滋味,然而这里真的是监牢吗?

第四十五回完



杂项记录
一、(计算自2009年10月10日起彩票累计购买与中奖金额)
购买累计250元,中奖累计55元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周末一句话带过(距离死亡还有19803天) | 主页 | 成长快乐,无邪童趣,十七(距离死亡还有19805天)>>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