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四十三),(距离死亡还有19807天)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四十三回正文:

‘咣当’一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只见崔浩凶神恶煞地出现在房门口。
“我说崔上校,你这是怎么了,天还没亮呢,”阿音从床上坐起,睡眼稀松地道。
“少废话,“崔浩上前一把拽住阿音的长发,就往外拖。
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头顶传来,阿音撕心裂肺地惨叫一声,滚落床下,在崔浩强力的牵扯之下,不由自主地四肢落地,顺着头发被拉扯的方向,像条母狗一样挣扎着向门外爬去。不过万幸的是,自从在日本驻华大使馆被押之后,身处险地的女人早就养成合衣而睡的习惯,否则今天突然的变故,非走个大光不可。
“住手,”我和牛壮壮同时暴喝道。
崔浩冷笑一声,放开了阿音道:“马上跟我转移,都给我起来。”
我跳下床,赶到阿音身边,将她慢慢扶起,低声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还没等阿音回话,牛壮壮也走了出来,摇摇头道:“半夜三更地,搞这么神秘兮兮的干什么啊。”
崔浩没再搭理我们,只是在前带路,领着我们从施工电梯里下到一层。一辆大号警用囚车停在柳京饭店门口,显然是为我们准备的。

我们被驱赶上车后,竟看见则仁与昏迷中的井上已经先在囚车里了,怎么芳子不在呢?发生什么意外了?我抓狂地敲打车窗玻璃,想找个朝鲜人来询问。
则仁悄然走到我身后,制止了我的过激行为,从怀中取出一张小纸条递到我手心里。我慌忙打开,只见纸条上几行娟秀的笔迹,上书:蓝天君,不用为我担心,当你看见我的留言时,我已脱困,请君耐心等待,以静制动,我必设法相救。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筱田芳子
看了芳子留下的字条,我的心顿时平静下来,微笑着和则仁拥抱在一块。
“这2个老爷们是怎么了?”牛壮壮看着我的怪异举动吃惊地问道。
“芳子已经脱身了,”我坐倒在车厢平底上回答道。这宽敞的囚车没有安置任何座位,所有人都只能席地而坐。
“啊,这么高的地方,她是如何脱身的?”阿音和壮壮同声惊道。
我晃晃脑袋道:“纸条上没说,我也不清楚,我们这里也只有则仁知道了。”
大伙一起将目光投向则仁,将他看的不好意思起来,咧嘴傻笑,疑惑的回望我们几个......

中国驻朝大使馆内今天异常的热闹,来来去去者穿梭不息,但所有人一定都是去那昏暗的小书房,或者是从那小书房里走出来的。所有人的目的也只有一个,就是将收集到的最新情报,报告给书房里的那位首长同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特别行动处的严忠孝主任,以及接受他的指挥去搜集更多的情报。
严主任整夜未睡,咪着眼睛思考着各项已知的情报线索,他这次没有入住朝鲜方为他安排的羊角岛国际饭店豪华套房,却硬要跑到大使馆里来,就是为了能更自由的指挥及安排他所要的情报工作,在朝鲜这个封闭的国家,因为中朝世代友谊的关系,也唯有中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可以有更多的自由活动空间。
从半夜里老刑报告筱田芳子脱逃后不久,严忠孝安排在平壤城的眼线就不时地给他送达最新进展报告,这些不断刷新的消息,非常清晰地在他脑海里汇集成一列列的时间与数据,不论有用没用,全部从他大脑里过上一遍。海不择细流,故能成其大,山不拒细壤,方能就其高。吸收所有情报的所有细节,是他多年从事情报工作以来的习惯,在众多繁杂的线索之中,他准确地提炼出了事情大致脉络:
凌晨1点,在平壤南郊夜巡的20几名人民军士兵发现一女子驾驶一辆北京吉普闯关出城,立即汇报并追踪而去。
凌晨2点,吉普车被证实为失窃车辆,而在距平壤南20公里处的黑桥里发现了追踪女子的人民军士兵尸体15具及被遗弃在路旁的失窃吉普。
凌晨2点50分,崔浩接到紧急电话,要求核查被拘禁在柳京饭店的人犯情况。
凌晨3点30分,崔浩发现了筱田芳子脱逃的事实,连忙向上峰报告。
凌晨4点45分,筱田则仁、井上一郎、赖蓝天、牛壮壮、阿音等,被转移至平壤郊区的第17军军部。
...

本来说好了第2天就能要到的赖蓝天,被朝鲜人连同日本人犯一起转移后,事情会起什么变化呢?金将军会对这突法事件有怎么样的态度呢?严忠孝皱眉思量着,最终他决定等天一亮就去找金正日要人,无论如何都得把这个关系到国运的赖蓝天给弄回来。

第四十三回完



杂项记录
一、(计算自2009年10月10日起彩票累计购买与中奖金额)
购买累计230元,中奖累计55元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四十四),(距离死亡还有19806天) | 主页 | 阿凡达(距离死亡还有19810天~19808天)>>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