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四十一),(距离死亡还有19812天)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四十一回正文:

另一个房间内,芳子躺倒在床,则仁小心谨慎的端起妹妹的双足,散开她脚掌上缠绕地布条,轻轻碰触伤口柔声问道:“怎么样,疼的厉害吗?”
“丝...”芳子皱眉咬牙道:“好多了。”
“已经结疤了,我把这些布条先拆了,伤口多通通气,会好的快点,“则仁看着妹妹2只粉嫩的脚丫里几道分外亮眼的深红伤口,像几条肥大的蠕虫趴伏着,心头一阵酸苦,不觉流下泪来。
芳子勉力坐起,从怀中抽出一块方巾,帮哥哥抹去眼泪道:“大哥,我们习武之人伤个筋动个骨是家常便饭,妹子这点小伤,何足道哉,我们还是先看看井上吧,怎么到现在还没醒来。”
则仁搀扶起芳子,来到井上塌前,只见其面色微白、呼吸薄弱、双目紧闭,看情形不容乐观。望着忠心耿耿的属下,兄妹二人唏嘘不已。
“得找个医生给他看看呀。”芳子郁郁道。
“我们都有利用价值,朝鲜人应该不会不管不顾的,”则仁低声安慰。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呢?”芳子水汪汪的大眼睛直视着哥哥道。
“你帮我逃了一次,这次就由我来帮你吧,但我的想法还是有点危险的,”则仁看了看房间,在芳子耳边低声说了下计划。
芳子听完后沉思半晌道:“只有这样了,我们试试看,如果我侥幸成功,一定想办法救大家出来。”
“只有你逃走了,我们留下的人才有获救的希望,事不宜迟,现在就动手。”说完,则仁掀开自己床铺上的被单,将木制床板搬了出来,平放在地,手掌平铺运劲,状如手刀,一阵掌劈,竟然‘噼噼啪啪’的将一块厚实的床板劈成十数根有长有短的硬木条。他这身空手道功夫可实在过硬,没有几十年的苦修,如何能够办到。

中午,朴西云和朱玉太打开芳子那间反锁了的房间,将一陶罐水与一大袋土豆饼放在靠门的一张凳子上,撇眼见到则仁将床板劈成的硬木条,惊讶的互相张望一眼。朴西云忍不住用中国话讥笑道:“疯子吗?想睡地板啊?把床搞成这样,真是个疯子。”
“我哥哥受了刺激,他这是在发泄情绪,”芳子将早想好了的话抛给疑惑的朝鲜人。
“一边是疯子,一边是傻子,都什么人啊...“朱玉太摇头道。
“赖蓝天那边怎么样了?你说他们傻了?”芳子急切询问道。
“刚才先给那边送饭,见他们几个有说有笑的,被拘押着还很开心的样子,你说他们是不是傻子?”朱玉太哼哼道。
芳子闻言已经猜到另一间屋子被押的3人只是苦中作乐而已,悬着的心放下了大半,便手指卧榻里的井上道:“我们的人现在还昏迷不醒,请你们找个医生来看看,行吗?”
朴西云冷笑道:“我们要的是与鸠山首相有交情地筱田家族的人,那个井上一郎的死活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芳子还要再说,朴西云和朱玉太却已经走出门外了,厚重的关门声之前,朴西云的声音飘进道:“今天金将军要接见中国来的特使,没空处理你们,这些食物和水足够你们一天之用,好好待着吧,少给老子发疯。”

从朴西云的嘴里得知今天不会再有人来打扰后,芳子和则仁开始动手继续进行逃亡计划,他们将那些长短不一的硬木条拼接成一副骨架,撕碎了一张床单并搓成许多布绳以做连接绑固,最后在骨架上覆了2层被套及一层床单,同时用布绳加以绑定。一切都就绪后,一架精巧的小型滑翔伞被制作完成。
“只可惜床单被套数量太少,只够做一架滑翔伞,”芳子遗憾地道。
“做那么多干什么。只有你这样敏捷的身手才有可能下地之后不被发现,就算被发现,我相信甲贺忍术里的遁术也能助你突出重围,”则仁鼓励芳子道:“若就算我也能下去,我也没办法躲过追兵,最终还会拖累于你。”
“也罢,那今晚夜深后,我就行动。”
“恩,走得一人是一人,你走之后,父亲大人及首相大人的压力就会减轻许多,这次又给他们添麻烦了。”则仁有些惭愧地道。
芳子与则仁这对患难兄妹就这样一直站在窗边诉说与交谈着,他们也不知道今天之后,是否还有再见面的机会,心中所有的点滴话语互相倾吐着,然而太阳却那么不识趣的慢慢落下,离分别的时候已经不远了。

第四十一回完


杂项记录
一、(计算自2009年10月10日起彩票累计购买与中奖金额)
购买累计210元,中奖累计40元
二、(2010年1月睡前阅读的书籍)
山河岁月---胡兰成,人间词话---王国维,梵天之眼---蒲岸,情系老杭州---朱德水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四十二),(距离死亡还有19811天) | 主页 | 第五个博客连接(距离死亡还有19813天)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