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三十),(距离死亡还有19846天)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三十回正文:

我们一行人坐在摇摇晃晃的货柜车厢里,几叠厚厚的动物皮毛被安置在后门口前做为遮蔽物,从那散发出来的浓烈骚气,使大伙不得不掩鼻呼吸。上车前,我将三个氧气瓶特意搬在阿音脚边,大家均添置了身厚厚的黑色大衣以防高海拔处的气候温差。
由于昨夜狼群的侵袭,使得大家都没有睡上觉,随着车子行使的海拔越来越高,空气也越来越稀薄,脑袋昏沉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没多久,我就听见牛壮壮、井上、则仁的鼾声相继响了起来。
“你们2个不累吗?”我对醒着的女士们问道。
“还真有点,”阿音作势把头靠在我肩膀上,眼睛直盯盯的看着芳子,这明显是个挑衅。
我看见芳子眼中的怒火,真担心她会摸出飞刀射向阿音,连忙对芳子道:“我这边还有个肩膀,要是你累的话,请坐我身边来。”
芳子狠狠看了眼阿音,真的移到了我另一边,将头重重的靠了过来道:“我累了,我也要靠着睡觉。”
“我可不是柳下惠哦,”我坏坏地将双手搭在2位美女的腰上,再冷艳高傲的女子,一旦陷落于争风吃醋之中,也会失去平常的自我意识。
心理学专家阿音首先意识到我的动机,狠狠地在我手背上掐了一把,使得我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就想赚便宜啊,我可不稀罕你,”阿音虽然对我说话,却抬着头看着芳子:“让清澈的水来陪伴你吧。”说完将身子挪到则仁身边。
“清澈的水,这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别说话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呀。”芳子拉住我搂在她腰间地手,整个人躺倒在我大腿上,把头深深埋入了我怀里。
......

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咔兹’一声货车后门被打开,几道阳光透过动物毛皮的缝隙照射进来,芳子以最快的速度从我怀抱里钻了出来,双手摸出飞刀静静观察着。车厢里的人也都已经惊醒过来,井上手握村正刀伏在芳子身后,一副护主心切的样子。
几秒后,传来克流特大爷的声音:“芳子小姐,我们已经过了边境了,现在已经到了巴基斯坦的苏斯特,你们可以下车了。”
芳子闻言大喜,等外面的人将动物皮毛都搬运出去后,第一个跳下车。等我下车时,已经看见她和一个巴基斯坦人正用英语交谈着,克流特大爷则惶恐的站在一边。
“我们走吧,”芳子回身对我们喊道。
大家跟着芳子上了另一辆面包车,沿公路南下。车上芳子向大家说明了这次逃亡计划的境外部分,到此时我才晓得她早在我们关押在日本驻华使馆的时候就和井上来过苏斯特,在这里用1500万美金作为交换,让塔里班的头领伊里亚德布置了回日本国的计划,现在我们要去的地方会有塔里班劫持到的飞机在等候,只要我们一到,马上起飞。

“劫持了飞机?可靠吗?这样不是很容易暴露目标吗?”我疑虑道。
“放心,不是民航客机,只是架私人飞机,”芳子道。
“这穷乡野地哪里来私人飞机?”我怀疑地道。
“我们现在去的卡里玛巴德镇,住着一位洪扎王,他有私人飞机,这片地区都是他的属地,”芳子指指窗外道:“洪扎地区目前仍保留着王公制,等于说是巴基斯坦境内的独立自治区。”
“你的意思是塔里班劫持的飞机是洪扎王的?”我继续追问:“那洪扎王怎么说也是一个王啊,就没什么军队警察帮他抵抗下塔里班?”
“呵呵,这里长年和平,人民善良古朴,在这广大的土地上,目前有7000左右的居民,根本就没有警察、军队和政府机构,所以塔里班一出现,马上就控制了这里,当然了,巴基斯坦政府要是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一定会派兵来救,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上飞机撤退,赶在巴政府军到达之前。”芳子慢条斯理地道。
“那塔里班是什么时候占领这里的?”牛壮壮问道。
“呵呵,今天早上我打电话后。”芳子笑道,旋又指了指前方道:“看,那就是洪扎王的宫殿。”
窗外远处的一座雪山上,一座雄伟的宫殿背山而立,金碧辉煌,它地处洪扎最高处,显得气势磅礴。

第三十回完




杂项记录
一、(计算自2009年10月10日起彩票累计购买与中奖金额)
购买累计110元,中奖累计25元
二、(记录本月睡前阅读的书籍)
千秋一寸心---周汝昌,历史是个什么玩意---袁腾飞,读者---梁文道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文章上广播了,纪念一下(距离死亡还有19845天) | 主页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二十九),(距离死亡还有19847天)>>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