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二十九),(距离死亡还有19847天)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二十九回正文:

“妖怪,哪里有妖怪?”阿音听到牛壮壮的惊叫后吓得抱成一团。
“没有妖怪,是妖刀,不用紧张,”芳子轻笑道。
“什么叫妖刀啊?”阿音好奇的凑到牛壮壮身边去看那柄井上斩杀群狼的宝刀,只觉寒气扑面,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我知道了,这刀随时都透出一股杀气,所以叫它妖刀,是这样理解的吗?”
“呵呵,学姐你外行外行了啦,”牛壮壮将刀归鞘,双手递还井上后对迷茫的阿音开始叙说起妖刀之名的来历:“村正,刀,刃长73.32cm。室町末期刀工势州村正所作,斩切能力出类拔萃,被德川家视为不吉的象征,斥之为妖刀村正,因而在幕末时的长州倒幕派中人气极高。”
“你说的德川家就是开创日本江户时代的德川家康吗?”阿音问道。
“看来你还不算是一无所知,”牛壮壮笑道:“德川家康的父亲和嫡子都是死在村正刀下,所以就在民间传出此刀不祥之说,当然了,村正刀不是只有一把,就像你喜欢的LV一样,只是个品牌,呵呵。”

在阿音与牛壮壮谈论村正刀的时候,芳子和井上交换了座位,坐到了我身边:“赖蓝天,你在想什么呢?”
“恩,”我回过神来看了看芳子,她清雅的容貌与开朗的笑容让人沉醉,如果她没有展现出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一面,我怕我会十分的仰慕上她的智慧与决断,更会为有如此天使般面孔的女子而轻叹:“我,我没想什么。”
“那你发什么呆呢?”芳子追问道。
“我想...我在想...我在想什么呢?”我摸了下自己的脑袋,含糊地道:“明天我们就要分开了吧。”
“是啊,难道你是在为我们的分别而伤感吗?”芳子有点激动地道。
“是有...有那么点伤感,我觉得你这人和刚开始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已经大有不同了。”我叹道。
“噢?有什么不同?是变好了呢还是变坏了?”芳子甜甜地笑道。
“变的有女人味了。”我看着芳子水汪汪的大眼睛道。
“那变的还算不错,”芳子突然在我脸颊上轻轻一吻“波”,然后害羞地转过头向窗外道:“明天分手后你有什么打算?”我被芳子地举动弄呆了,原来芳子是真的喜欢上我了,真奇怪,我究竟是表现出什么特质吸引上她的呢?明天分手后,我一个劫狱叛国之人又能上哪里去呢?
“你就等在巴基斯坦,我安顿好兄长后会回来找你的,”芳子见我迟迟不答话后,很有决断力地道。
“那我们呢?”牛壮壮在后排听见芳子对我的安排后问道。
“你们要么和赖蓝天在一起等我回来再安排,要么回国去,反正劫狱这事你们也没干,你们只是被绑架的,”芳子道。
“我想回家去看看,报个平安,牛壮壮你呢?”阿音道。
“我,我也想先回家,爸爸妈妈一定快急疯了,”牛壮壮道。
......

黎明,井上按着GPS开车带着我们赶到塔什库尔干县城,据说这里离红其拉甫口岸只有130公里。芳子在车上用手机打了几个电话后命令井上将车开到县城里的一家动物毛皮加工厂门口。一个满脸皱纹的维吾尔族老大爷,带着淡淡的愁容在加工厂门口迎接我们。
“芳子小姐您好,我是克流特,”大爷一见我们下车就主动上前道:“今天就由我来安排大家出关。”
芳子与大爷握了下手道:“伊里亚得在电话里要我找你,说你一定有办法让我们出境,我想问一下你具体是怎么安排的。”
克流特大爷苦笑道:“中巴边境世代友好,我在此运输动物皮毛已经30多年,边防检查都是老熟人了,根本不用开仓验货,待会儿大家只要上我的货柜车里安静的休息2小时,我就这样直接把你们都送出境去了。”
“就这么简单?”我有点不相信老爷子的话。
“放心吧,要是我送不出你们,我在巴基斯坦那边的皮毛生意也恐怕做不下去了,”老人有些忧虑地道。
芳子拍拍老人后背安慰道:“伊里亚得虽然凶狠,但应该不是不守信用的小人,你把我们送出去,他绝对不会再来找你麻烦。”
“我的生意都在那边,要是他的塔里班经常来捣乱,我这大半辈子的心血就全完了,”老人垂泪道:“而且伊里亚得还命人把我儿子抓去做人质,要是带不出你们,我儿子也会死,所以请你们放心,等下我的车到了,一定将你们安全送出国境。”

原来眼前的这位克流特大爷是被逼着带我们出境的呀,芳子又拿善良的人们与恶魔做交易,真是让人难以容忍,虽然这样是为了我们自身,但也太卑鄙了,芳子啊芳子,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到底还能做出什么样的举动,为什么这次连塔里班都牵扯上了,事情已经越来越复杂,命运也越来越扑朔迷离。

第二十九回完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三十),(距离死亡还有19846天) | 主页 | 由家边小学大喇叭里的话联想到...(距离死亡还有19848天)>>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