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二十六),(距离死亡还有19856天)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二十六回正文:

“窗外的这片沙漠就是著名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牛壮壮看着窗外高速上越来越多的车辆自语道:“这里应该离喀什市不远了吧。”
“恩,”芳子操作着手中的GPS道:“说的很对,前面不远就是喀什了,等下我们照例在郊外扎帐篷过夜。”为了避免酒店宾馆需要登记才能入住引起不必要的行迹暴露等麻烦,我们这几天都象背包自助游的驴友一样在池塘、小河或者水库边安营扎寨做简单的休整,看来今天将是最后的帐篷之夜了,据地理学的比历史一点都不差的牛壮壮说,喀什离红其拉甫只有400公里路程,明天上午出发,中午就能到达。

“我们先去市区买点药品吧,”牛壮壮提醒道:“这里海拔不过1300米,明天上红其拉甫那里的海拔可是有4500米,我担心万一谁身体出点状况,影响行程。”
“啊,红其拉甫这么高啊,”我感叹着,回身看着阿音对芳子道:“还是去买点药吧,我怕你们2个女生吃不消。”
“呸,你少把我带进去,”芳子微怒道:“明知道我是忍术传人,还没这点抵抗力?你呀是关心你的学姐大人吧。”
“我没事,”阿音脸色潮红道:“不用管我,我身体很好。”
“后备箱里早就准备好了氧气瓶,不用进城去买什么了,赖蓝天,你放心,你的学姐死不了。”芳子的语气带着明显吃醋的味道,这不用心理学专家阿音的特别分析,连我和牛壮壮都很轻易的听了出来。
“我......你......我.......”我一时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只见芳子从怀中取出一片乌黑的金属片交到我手中,语气突然细软地道:“赖蓝天,你是中国人中的异类,具有常人没有的勇气,这我送给你,留个纪念吧。”
我赶忙接过,拿在手中翻看道:“这片是什么东西呀,怎地如此之黑却光泽四溢?”
“这是陨石的残片,地球上没有的物质。”芳子道。
“如此宝贵的东西,我怎么能拿呀,芳子你......”
芳子怒道:“我送给你,你就拿着,别跟我多废话。”说完看了一眼阿音,气鼓鼓地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筱田则仁在边上用日语安慰了芳子几句后,起身从我手中拿过陨石残片看了几眼,嘀咕了几句又交还到我手中,笑着打手势要我将这东西保存好。见我小心翼翼地将残片放进胸前衬衣口袋后,轻轻地拍了我几下肩膀,重新坐了下去与芳子2人私语起来。
这算什么?定情信物?我看看芳子,又看看阿音,半晌无语。

“川の目の前で,”井上突然的一声叫唤打破了车内的沉静。
大家不约而同地向窗外眺望,只见一条大河沿着公路奔流不歇,汩汩滔滔。“今天就在这里扎营,”芳子一声令下,井上将车开出公路,停到了河堤边。
大家纷纷下车呼吸新鲜空气,伸懒腰、活动下筋骨。则仁和井上主动去车内拿出3顶帐篷,支了起来。
阿音则走到河边蹲下,捧起一把潺潺流水,洗了下脸:“好冷啊。”
“这应是融雪而得的水源,”芳子跟在阿音身后道:“这样的水清澈透亮,没有污染,赖蓝天应该喜欢这样的水。”
“你是什么意思?”阿音砖头看着身后的芳子道。
“你有过男朋友,不再清澈,”芳子并不看着阿音,而是对着大河轻轻地道:“我不同,虽然做为杀手有过让别人痛苦的作为,但是作为女人来说,还是如这条大河一般的清澈,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是想让我不要和你争赖蓝天?”阿音微微皱眉道。
“那到不是,只要我想要的,就没得不到的,”芳子口气有些强硬地道:“我不是阻止你,只是提醒你,不要浪费时间。”
阿音轻笑道:“你可能搞错了,我对赖蓝天没有什么意思,如果一定要说有意思的话,那也是他对我有意思。”
“是吗?那最好了。”芳子潇洒地转身离开河边,只剩下阿音呆呆地看着河水向远处流逝。

第二十六回完


杂项记录
一、(计算自2009年10月10日起彩票累计购买与中奖金额)
购买累计90元,中奖累计20元
二、(记录自2009年11月29日起自己在睡前阅读的书籍)
千秋一寸心---周汝昌(正在阅读中),历史是个什么玩意---袁腾飞(正在阅读中),读者---梁文道(正在阅读中)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二十七),(距离死亡还有19855天) | 主页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二十五),(距离死亡还有19857天)>>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