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二十五),(距离死亡还有19857天)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二十五回正文:

“这车开的对吗?我们怎么一路往西去呢?”我看井上将车开上八达岭高速后到张家口出口西行至京张高速,心中打起嘀咕来,这日本在中国的东面,我们这么一直往西开,难道说芳子另有打算?不准备出国境了?
听到我的问话,坐在后排的牛壮壮和阿音一阵骚动,显然也流露出一些担忧来。
“没有错,”芳子接过我的问话道:“井上不会汉语,你不用问他,我来告诉你吧。”
“到底怎么回事?”牛壮壮依旧是一副性急的脾气。
“告诉你们也好,我们早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没必要隐瞒什么,”芳子道:“我们现在是去巴基斯坦,从那边出国境。”
“开什么玩笑,跑那么远再出去,那我们不是要被你再扣留好多天,我们好久没和家人学校联系了呢,他们一定急死了。”阿音失声道。
“你们已经失踪那么久了,何必再在乎最后的几天,”芳子笑道:“从北京到红其拉甫山口出境不过近5000公里而已,这车开个4,5天应该就能到,请再忍耐一下吧。”
“我只是不懂,为什么要绕那么远的路从西边出去?”我问道。
“我们这次劫狱调包把我的兄长换出监狱不会隐瞒的了太久,当狱方发现之后,定会全力通缉,若此时从东边沿海出去,必然会有重重警力阻碍,”芳子顿了顿道:“而从西边出去是最出乎意料的选择,而且在那边的出境口我已经有所布置,是当下算来最容易出去的口岸。”

果然不出芳子所料,这一路西行竟然没有遇上任何关卡哨所的检查,一车人仿佛如旅行者般,丝毫感受不到在逃犯那股狼狈气。日子已经是9月9号,车子整整开了4天,离中巴边境红其拉甫算来也只有1天的路程了,筱田则仁的心情也随着时间的过往及安全感的增加越来越开怀,望着车窗外的大漠风光、黄沙万里,竟然忍不住放声高歌起来:人間五十年、下天のうちを比ぶれば夢幻、思へばこの世は常の住み家にあらず。草葉に置く白露、水に宿る月よりなほあやし。きんこくに花を詠じ、榮花は先つて無常の風に誘はるる。 南樓の月を弄ぶ輩も月に先つて有為の雲にかくれり。
曲调悠扬,井上听到激动处亦跟唱开来,芳子则不停的打着节拍。一时间车内充满了东瀛乐拍,只把我们三个中国人听得晕头转向,只觉旋律优雅,又透露出丝丝悲鸣。等则仁唱罢,我赶忙追问芳子道:“你大哥唱的是什么呀,此音律煞是好听,歌词里到底是什么含义?为何有点沧桑悲凉的感觉?”
“呵呵,”芳子微微一笑解释道:“这是我们日本的英雄人物、一代枭雄织田信长生前最喜欢吟唱的歌曲,我兄长纵横日本10数载,今日沦为阶下囚,又遇相救乃逃出生天,又见此窗外黄沙烈日之壮美,心中感慨,故有一唱。”
“织田信长,”我嘟囔道。
“我明白了,”牛壮壮自言自语地道:“这一定是织田信长在他辉煌人生的起点“桶狭间之战”和终点“本能寺事变”的时候吟唱的那首人间五十年了。”
“是的,”芳子接道:“此曲本名《敦盛》,不过正是因为有了信长的喜好因素,让其与历史不可分割,成为一代名曲。”
“织田信长是日本战国时候的枭雄,这个谁都知道,但他喜欢唱这歌我就没有听说了,这歌词大意说的是?”我架了下鼻梁上的眼镜问道。
“常思人世漂流无常,譬如朝露,水中映月,刹那繁华瞬间即逝,风流人物,今非昔比,人生五十年,莫非熙熙攘攘,浮生幻梦,名垂青史,功败湮灭,只是宿命因果。”芳子喃喃道。
“ 熙熙攘攘 ,浮生幻梦 。难道则仁经过辉煌与牢狱,参透红尘了?”阿音又从她的心理学角度分析道。
芳子对则仁说了几句日语,则仁回过身子朝阿音伸出了他那大手,目光中流露出遇见知音的味道,阿音忙与之相握,只听则仁一个劲地点头道:“阿里阿多,阿里阿多。”
“他是感谢你能体会到他的心情,”芳子对有点迷惑的阿音道:“我哥这次回日本决定出家为僧,不再过问山口组的事情了。人事浮萍,缘生缘灭,他想开了。”

第二十五回完


杂项记录
一、(计算自2009年10月10日起彩票累计购买与中奖金额)
购买累计90元,中奖累计20元
二、(记录自2009年11月29日起自己在睡前阅读的书籍)
千秋一寸心---周汝昌(正在阅读中),历史是个什么玩意---袁腾飞(正在阅读中),读者---梁文道(正在阅读中)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二十六),(距离死亡还有19856天) | 主页 | 周末无独处写作时间应是常态(距离死亡还有19859天~19858天)>>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