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二十四),(距离死亡还有19860天)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二十四回正文:

在一群武警的注视下,为了表现出很自然的样子,我干脆在岗哨边的一个小花坛处坐了下来,目光直直的望着犯人放风区一侧泽田秀一背影消失的地方,那里的囚犯已经走了个精光,所有的人回牢房的回牢房,去食堂的去食堂,唯独剩下几只乌鸦飞落在操场上享受它们的时光。我的内心焦虑并慌张着,完全闻不到近在咫尺的菊花清香,豆大的汗珠倒是滴落下来成了花肥,虽然天气很热,但这仍是被冷出来的。幸运的是,那为难人的连长同志似乎已经将我彻底遗忘,没有再从休息室里出来找茬。

时间过的真慢,自日本大使馆空等芳子出现后再一次有了度日如年的感觉,不可琢磨的氛围与北京干燥的天气混成一团,武警们手中乌洞洞的冲锋枪口仿佛一直对着我,只要他们稍有觉察,我将在劫难逃。
几声鸟叫,放风区操场上停着的乌鸦好象受惊一般扑腾起翅膀飞了起来,一个熟悉的警服身影从犯人宿舍走了出来,是泽田回来了?难道他没有将筱田则仁救出来?
‘泽田’走到武警把守的出口前,帽檐压的很低,直到他装模作样的对视网膜时,我才看清他的样子和进去时有一点点的变化,是筱田则仁,泽田把他换出来了。我有点兴奋的朝他挥手高声嚷嚷,试图以这样做引开武警们的目光:“这里,兄弟。”
筱田则仁的发型就是泽田戴进去的假发,而且他们的五官身材都极其相似,又在我的干扰下,一干武警都 没有看出这是个假货来。见他自己识别过了安全检查,开了门,也没有阻拦。
“走,”筱田则仁显然是刚在犯人宿舍里跟泽田临时学的几个中文发声,听起来有些别扭。
我怕筱田则仁的声音引起别人警觉,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准备好了的含片道:“这犯人费了你不少口水吧,来点含片润润嗓子。”说着引着筱田则仁往正门方向赶。

通过最后一道安全联网系统的视网膜识别仪,我们出了第三监狱。筱田则仁不经意的回望了一眼身后的拘禁之地,眼睛里有滚动的泪花,看来他是在和泽田秀一做最后的告别。我亦强作镇定地挥手向门口的值岗武警告别,拉着筱田则仁往芳子说的接应地点快步走去。

一辆别克商务车停在监狱高墙转角开外100米的地方,芳子已经激动地摇下车窗朝我们使劲的摇手,我和筱田则仁在这危机四伏之地不敢多做表示,小跑着上了车。这兄妹一见面就来了个大大的熊抱,接连着用一串我听不懂的日语互相关怀起来。只所以我听不懂却能肯定是关怀,那是因为人类虽然在语言上有千万种差别,但是在情感流露上却是出奇的一致,没有地域之分,高兴的时候大家都笑,伤心的时候大家都哭。
“快开车吧,“牛壮壮的声音从后座里传了出来,原来车的最后一排就坐着牛壮壮和阿音。大家都为我这次成功的营救行动使亲人不会受到伤害而激动万分。
芳子听到牛壮壮的提醒,立刻指示司机离开,我被安排坐在这位后来在路上得知是山口组得力干将井上身边的副驾驶位上,而芳子兄妹坐在中间一排,牛壮壮和阿音依旧坐在最后。

“什么时候能把我们放了?”我低声询问道。
“等我们安全出了中国国境后,”芳子中断和则仁的交谈回答道......

命运玄外音:公元2009年10月17日,呼和浩特市第二监狱发生4名重刑犯杀警越狱案,这和芳子手下在全国监狱安全联网系统内输入的病毒到底有没有联系呢?不得而知!

你我的命运就如同一条大河中的水滴,在走向终极之前随时会扑灭在礁石或滩头,而要侥幸躲过重重险阻,必定能探询到更多真相,乃至揭示出命运里蕴藏的真理,世界应何改变?但是你要现在问我,我只能说我不知道。冒险之路继续展开,幽默的是这一路将由山口组陪伴。

第二十四回完


杂项记录
一、(计算自2009年10月10日起彩票累计购买与中奖金额)
购买累计90元,中奖累计20元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周末无独处写作时间应是常态(距离死亡还有19859天~19858天) | 主页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二十三),(距离死亡还有19861天)>>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