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二十三),(距离死亡还有19861天)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二十三回正文:

北京城9月的天气又热又闷,然而穿着警察制服的我却只能感觉到从心底里散发出来的丝丝寒意。劫狱、叛国,脑海中不停地重复着这2个字眼,想着想着,不由打了一个哆嗦,身边的泽田秀一拍拍我的后背,微笑着道:“我们进去吧,已经到了。”
我看了下手表,指针显示为下午4点45,是昨天计划好的行动时间,再抬头看了看前方,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走到第三监狱的正门口了。
“既来之,则安之,前面就算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上一闯啦,”我与泽田相视一笑,迈开大步走了进去。
“同志,请出示证件,”门口站岗的武警大声道。
“啊,同志,今天事情紧急,把证件给忘在总部了......”我对岗哨开始瞎说起来,而泽田则走到大门前电子门禁的视网膜分辨仪上假装对了一下眼球,随手拉开了这5分钟前刚被芳子的人用病毒侵袭而失效了的大门。
我见泽田秀一顺利将门打开,对着岗哨上的武警道:“同志,你看我们的身份识别已经在总部做过了,这门也能打开,这次真是有急事,临时提审一名要犯,您看吧,要是您不方便,那我们再回总部去拿证件。”
站岗的武警战士亲眼看见泽田的视网膜识别得到了全国监狱安全联网系统的通过,也怕耽误了正事而惹不必要的麻烦,客气的道:“算了算了,这视网膜不会错,你们请进吧。”

按照周有河说的行进路线,我们顺利的经过了干警办公区和武警营房,这一路走到犯人活动放风区的铁丝电网前短短10分钟时间,有好几队武警持械巡逻经过身旁,幸运的是靠这身警服与我们自信的步伐,没有让人引起怀疑。
“那个就是少主,”泽田秀一隔着电网的空隙一下子就认出了放风区篮球场边上坐着的筱田则仁,浓眉大眼国字脸,被剃的精光的头发和泽田戴假发之前剪成的大光头还真有几分相似。
“快进去吧,别等放风时间过了,那就麻烦了,”我催促道。

电网前的通道口,有二十名武警战士负责守卫着,一名连长制服的军官将我们拦了下来:“你们什么人?”
“我们来秘审犯人的,”我按想好了的台词回答道。
那连长怀疑的看了看我们的警服,显然觉得我们的级别不够干这事:“有证件吗?”
看来这是个难缠的对手,我心一横高声道:“你是什么人,我们国安局办事向来只看别人的证件,快让路,耽误正事你承担不起。”
“我只按规则办事,管你什么国安公安,就算天皇老子来,今天也得出示证件,”连长没有被我恐吓到,反而高调起来。
泽田一看局势要遭,赶忙出来打圆场:“这位同志,您千万别生气,我们已经在总部做了视网膜识别,只是把证件拉下了,这次事情急,您能不能通融通融?”
“这才像是句人话,国安就了不起吗?小武,带他过去做下识别。”连长的怒气似乎小了一些。
我连忙装孙子道:“这个是我不对,兄弟新手,多有得罪,望担待。”
连长并不搭理我,只是看着泽田自己将门打了开来,才回头对我道:“他进去,你留下。”
“这个,同志,我......”我急的说不出话来,若是行动失败,那可是多少条人的性命啊:“同志,您就让我也进去吧。”
“没有证件,按规定就是不能进。”
“这个,事情急啊。”
“今天你就是不能进,”连长说完直接走进一边的休息室里,4名小兵一起上来将我拦住,这个时候放风区的玲声响了起来。
泽田在放风区门口朝我挥手道:“我去了,你别争了,等着我。”

计划被打乱,现在的局势不是我这个中国人去救一个日本人了,而是演变成一个日本人去救另一个日本人从而挽救许多中国人。自从来到北京,那么多天来一直像是宿命在安排着自己一样,所有发生的一切都那么让人意外,总算轮到这次由自己做主了,但却在最后关头还是被挡在了关键一步之外。看着夕阳斜下,再次将命运寄托在他人身上,而又有多少其他人的命运托付在我的这次行动上呢?

第二十三回完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二十四),(距离死亡还有19860天) | 主页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二十二),(距离死亡还有19862天)>>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