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一路凯歌---第七次三人行小记(距离死亡还有19864天)

万水千山纵横
岂惧风急雨翻
豪气吞吐风雷
饮下霜杯雪盏
......
伴着汽车CD里的音乐,我们扯开嗓门放纵的和着,来回近700公里的征途,再次成为三人行可追忆的一次经历。

来到目的地象山石浦渔港古城已经是下午4点,所谓的古城其实是在石浦内的城中城,那么是现在进去还是不进去呢,这是一个问题。蜘蛛问了下门票要一人60元,OH MY GOD,有点抢钱的味道,看这只有一条不长的小街却要收那么高的费用,不进。可是不进我们不就白来了吗?进,但不是当下,我们决定夜游古城,凭借旅行者的经验,大伙认定这里一到晚上就不会再有人来收门票了,而这里是有人生活的居民区,所以一定不会关门,那好,我们晚上再来。
于是我们先去找旅馆放下东西,嘿,这回找的下榻之处是三人行唯一的一次正规旅店,从前可都是住的民居,虽然少了点乡土情调,但是会干净很多吧。

稍作休整就到了该吃晚饭的时间,我们依稀记得车过古城边就是个港口,停着数量庞大的船队。很好,有船的地方就有水,有水的地方就有鱼虾,有鱼虾的地方就能一饱海鲜瘾,是的,这个理论很对,但是能过瘾的只是眼睛而已。来到码头边的海鲜大排挡,这里的水产品物价与杭州城也差不太多,狠不下心点鱼和蟹(主要怕被宰),就光点了八爪鱼、目鱼蛋、赖尿虾和2款贝类菜品外加一道蔬菜,结帐185大洋。味道还行,菜量偏少,最关键的是这些商家总是让人感觉到他们身上透露出的奸邪和不诚信,中国某些人总是给人不可靠的印象,为此蜘蛛同学经常说我为日间,意思是日本派来的间谍,因为此行我时常将旅行日本时的街头见闻与国人相作比较,最终结论都是日本人无论哪一点都比国人强的太多,乃至平均身高都已经超越了中国,哎,不过是恨铁不成钢罢了,真正的日间美间或许是哪些拿了绿卡的高官子弟才是,想想好笑,国人被一群外国人的老爸管理着,您能安心吗?至少我不那么安心!

青石斑斑讲述着历史的沧桑,老街独立城中感悟的又是何等凄凉,如果这样的小城能按原来的规模及气魄展现在现代人眼前,那么我等夜游此地就会少许多的遗憾与彷徨。迈入夜色中的古城,不对,是古街,一条蜿蜒崎岖的道路不言自明的告诉我前行的方向,两边已是落市景象,除少数几家沿街店面还开张外,也 没有多少行人如我们三人般悠闲晃荡。哈,迎面走来一群摄影爱好者,抗着“长枪短筒脚手架”,那不就是我们的前身吗?那是我们对大自然及一切人文地貌都感兴趣的年代,为了某地的一块砖的来历也会去博览群书、研究史籍的年代,会以无限的热情将手中大炮对着一只停在花朵上的蝴蝶的年代。现如今,我们看着匆匆走过的一行摄影爱好者,不约而同的嘴角泛出一道圆弧:“莫装B,装B被雷劈。”呵呵,为什么要说人家装B呢?只是自己没有了那样的心情,如果自己再这样做的话,那才叫装B吧。时间差不多了,该到这趟旅程最高潮的时间了......

宾馆内,一个小瓦斯罐上稳稳的摆着一口大锅,里面翻滚着6只湖蟹。忍耐了旅途劳顿的他们,终于到了迎接上帝的时刻,而最无奈的是死前还听见全速那调侃的语调对它们道:“要想红,就得忍着啊。”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干杯,三位好友高谈阔论,从类星体到黑洞,从炒股票到投资商铺,从人类的嫉妒心到优雅的小提琴,一斤牛肉三杯好酒落肚,本该迎来更丰富的话题,怎地我头晕起来,晃晃悠悠,晃晃悠悠......醒时天色大 白,不错,每次三人行要的就是这个感觉,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回程的路上也有搞笑的事情,那万恶的旧版GPS指引着我们走了段冤枉路,路过一地名曰东吴,蜘蛛在车里惊叫到:“难道古时候的东吴在这里?”只听全速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刚才我们还路过了西周。”的确,到达东吴前不久是路过了一个叫西周的地方。哈哈,绕弯绕出这么经典的话,值了。回程路上大家还唱起了京戏,寒冬之中可谓“一路春风”。
期待第八次的重逢,蜘蛛、全速,咱们4个月后再会!


杂项记录
一、(计算自2009年10月10日起彩票累计购买与中奖金额)
购买累计90元,中奖累计20元




| 留言:1 | 引用:0 |
<<孩子高烧,无闲码字(距离死亡还有19863天) | 主页 | 把所有QQ上好友的签名摘下来晒晒(距离死亡还有19867~19865天)>>

留言

你还真有闲心啊。不错!下次记得带上我!
2009-11-23 Mon 16:07 | URL |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