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二十),(距离死亡还有19870天)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二十回正文:

在第三监狱外踩点结束后已近黄昏,西边火红的太阳在此时已不让人觉得刺眼,我直盯盯的看着这快要下山的落日,暗自寻思若是明天行动不能成功,这夕阳斜下的灿烂余辉或许是最后一天将我照耀了吧。
芳子在距离监狱只有5分钟车程的一个典型北京四合院边停了下来。“自从家兄被捕后 ,我在第一时间将这里租了下来,以方便我们的营救行动。”芳子一边让我们下车,一边解释道。
我第一次看见如此别致的院落,青砖灰瓦,玉阶丹楹,墙体磨砖对缝,工艺考究,虽为泥水之作,犹如工艺佳品,忍不住自语道:“要是以后老了有钱,咱也买个四合院来安渡晚年,瞧这里安静的氛围,正是我喜欢的。”
牛壮壮在身后拍拍我的肩膀道:“别想有钱了啊兄弟,还得先有命。”

几个山口组成员领着我们跨过大门,通过回廊再进了一道垂花门,步入院落中心庭院。只见院子四面都是一溜的房子排开,独剩庭院中心一面空地,我想四合之意当取自于此吧。牛壮壮紧跟身后,发现我看的出神,又开始展露他的学问开来:“四合院都以北房为正房,东西两侧次之,为厢房,与北房相对的南房称为倒座房,也就是我们刚进来的正门那块。”
“哦,你学历史还学的挺杂的,”我不禁有些钦佩老同学起来。
“牛壮壮和阿音今晚就在西厢房了,”芳子头一甩,4名组员上前半推半带的将他们领去自己的房间。
“跟我去正房,”芳子有条不紊的指挥着,我和泽田秀一乖乖地紧随她的步子迈进房中。

正房内亮着橘红色的暖灯,一排明清时期的梨花木家具在这样的色调下更显得古色古香。屋子靠左近的角落里一张雕刻着龙凤图案的红漆大床垂着白色薄纱,里面隐约透出2个黑黑的人影晃动不休,整张大床也不时发出有节奏的‘吱噶’之声,并伴有男子的喘气与女子的呻吟,显然里面正发生着‘男女肉搏’之事。
我有点吃惊的看看大床里的人影又看看芳子,这女魔头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带我来看春宫表演?
床上的人可能听见了我们的脚步声,停止了运动,一个苍老的男人声音从薄纱里传了出来:“是芳子小姐回来了吗?”
“是啊,周工,”芳子回答道:“我离开了那么长时间,您还没有热身完吗?”
床上的老男人道:“你给我选的娘们太过瘾了,我实在是欲罢不能呀。”
芳子嘿嘿一声,用日语说了几个单词,薄纱里传出声动人的女音“咳”,接着从薄纱的缝隙里露出一条雪白的大腿,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赤裸着钻了出来,乳房高耸,屁股浑圆,再看她的相貌也是万里挑一,唇红齿白,清雅脱俗。她看见门口的芳子深深的一个鞠躬行礼,拾起地上的衣物,尽顾不上穿,就这样捧着这些遮体的物事,碎步匆匆的从我们身边掠出门去。经过我身边时只觉得一阵香风扑鼻,闻的人浑身酥麻。

芳子带我和泽田在房间右首的茶几边坐下,那床上的老男人则披了件宽松的睡袍,笑嘻嘻的走到我们跟前,看见芳子后点头哈腰道:“芳子小姐,谢谢款待啦。”
芳子微微一笑,摆手让他坐下。借着灯光,我细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老头,花白的头发,一双细细的小眼睛,少见的鹰勾笔上架着一副镜片看起来很厚的眼镜,这个老淫虫倒显的挺有文化的架势。
“这位是北京第三监狱的总工程师周有河,”芳子向我和泽田介绍这个老男人道:“为了保证这次行动的成功,我特意将这位已经入籍美国的周工从奥克兰请回北京,让他告诉你们这个监狱的内部构造,省得你们走错位置而行迹暴露。”

第二十回完


杂项记录
一、(计算自2009年10月10日起彩票累计购买与中奖金额)
购买累计70元,中奖累计0元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二十一),(距离死亡还有19869天) | 主页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十九),(距离死亡还有19871天)>>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