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十一),(距离死亡还有19887天)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十一回正文:


人生里有价值的事,并不是人生的美丽,却是人生的酸苦。我已经无力再回望阿音的容貌,虽然发生这样的事对我个人来说非常的残忍,但是这皆源自我的一相情愿,学姐她没有错,我也没有错,错的是造化弄人。是的,造化是个不甘寂寞的家伙,当他愚弄你一次以后,你要相信第二次第三次会马上降临,这点在高个警察推我出病房的时候很快得到了印证,我看见一个年轻女子正堵在门口,她留着一头精干的短发,相貌十分之清秀,她的身材有些瘦弱,而她的手中拿的是,什么?没看错吧,一把短小的匕首。

高个警察当然也看到了这把危险的利刃,但是为时已晚,当他看清女子手上的物件时,生命早已不在他自己的掌控之中了。寒光一闪,警官惨遭割喉,一声未吭就倒了下去。我吓得转身跑向另一名来带我走的警察,试图从他那里寻到庇护,但在我之前先到他这里的却是刚才将高个割喉的那把利刃,它化做飞刀,直直的插在陪同阿音的矮个警察的眉心正中,短短1秒种时间,两名警官死在一瘦弱女子的手中,实在是匪夷所思,那女子究竟是人是神,尽如此的厉害!

“谁敢喊叫,下场如是。”杀人的女子扬了扬手,只见她的手心里又多了一把一模一样的夺命短刀。她用脚轻轻一挑,将病房门又重新关拢。
牛壮壮见女子走近,眉头一皱,失声道:“怎么,怎么是你?”
阿音赶忙轻声问牛壮壮道:“这个女人是谁?你,你认识?”
牛壮壮低声道:“这是我们学校的中日留学生交换生呀,是日本人,叫筱田芳子,我在剑道社团的活动里与她相识。”
筱田芳子恨恨的盯着我,又看了看牛壮壮,朝窗外看去,发出一声幽幽的长叹:“哎......”
“芳子,你这是为什么?”牛壮壮谨慎的问道。
“牛壮壮,你的剑道领悟的非常好,我很喜欢你这个朋友,可惜,命运弄人,你无法再体会此道之奥义了,因为你将为我哥陪葬。”
我听这芳子不是来找我麻烦的,心头一松,小心的问道:“芳子小姐,牛壮壮有哪里得罪你之处,咱们坐下来慢慢谈好吗?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解决非要杀人的呢!”
“牛壮壮要死,你赖蓝天更要死。”筱田芳子的眼光再次落在我的身上。我被这夺人心魄的眼神盯的直不起头来,心中叫苦,妈的,今天怎么这么倒霉,本以为被告强奸已经是最惨的事情了,没想到这会儿连命都保不住了。

芳子昂首道:“我是山口组老大的女儿,不过我并不关心组织上的事情,而且我也不是组织里的人,山口组做什么本来是与我无关的,但是这次我的哥哥,即下代山口组总裁接班人筱田则仁在海边为组织办事被抓,做为妹妹怎么能袖手旁观,希望你们几个将死之人,谅解我的无奈,我要拿你们的人头祭奠我哥。”
我听完后颤抖的问道:“你哥哥只是被抓,又没死,为什么要拿我们人头来祭奠。”
芳子冷哼一声道:“我哥从小待我最好,有什么好东西都是先给我,还请全日本最好忍术老师培养我,今天他被中国警察抓住,听说1个月后就会执行枪决,我怕是已经无法再见他一面了。”说着说着掩面而泣:“你们2个是我哥被抓的元凶,所以都要死。”

听完芳子的述说,我有些感叹人世多难,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善,也没有绝对的恶,在不同的人面前,每个人展示的一面都有所不同,看着地上躺着的2具警察尸体,在求生的强烈意识驱使下,想到了一个对策,连忙向芳子道:“先别杀人,如果我能救出你哥哥的话,你可以让我们活命吗?”
芳子轻蔑的冷笑道:“你怎么救人?连我这样的身手都没有良策,关押我哥的监狱是北京第三监狱,出了名的有的进没的出,所有重型犯全都置身于此,犯人的囚室离外面的大门有5重防护,每重都有百名全副武装的狱警把守,且每扇通往外界的大门还需要视网膜及指纹等高科技手段才能打开,凭你去救?别做梦了!”
“你也说了,高科技么,我可是浙江大学计算机系的优等生,监狱的门应该能想出办法破解。”我答道。
“就算你开的了门,但那些守卫怎么办?”芳子的眼神里开始流露出希望。
我朝地上的尸体努了努嘴道:“用这身衣服......”

人有肉体,这肉体就同时是人的负担和诱惑。人拖着他,并受他支配。我不想使自己轻易的结束20多年的生命,在脑电波的强迫下,做出的事情不再有正误和是非,有的只是求生!

第十一回完


杂项记录
一、(计算自2009年10月10日起彩票累计购买与中奖金额)
购买累计60元,中奖累计0元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十二),(距离死亡还有19886天) | 主页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十),18禁(距离死亡还有19888天)>>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