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十),18禁(距离死亡还有19888天)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十回正文:

一直在医院休息了5、6天,阿音每天都陪伴在我身边,乐的我根本就不想出院。老同学牛壮壮也时常送点好菜来改善一下伙食,听他说这次警察不仅抓了直接劫持他的一干匪徒,连在海边准备接头的正牌山口组成员也抓获了很多,其中不少还是国际通缉的要犯。

这一天中午,牛壮壮又提着个大食盒上医院找我聚餐来了,看见我正和阿音讲着笑话,便乐呵呵的插科打诨道:“我看你们两个啊,出了院后直接上婚姻登记所得了,瞧这亲热劲,想嫉妒死我啊?”
我嘿嘿笑道:“好啊,我正有此意,不知道我们的女主角肯不肯呢?”
阿音微微一笑,自言自语的道:“今天是该出院,是时候了......”
我和牛壮壮异口同声的问道:“是时候?是什么时候呀?”
阿音并不回答,打开食盒,放好碗筷,招呼我们吃饭:“大家快些吃吧,冷了就浪费牛壮壮的一片好心了。”
牛壮壮今天带的是一大大的清蒸甲鱼,对需要补身体的我来说正是合适不过了,刚想夸这老同学几句,病房门‘哗’的一声被推了开来,从门外走进2个警察。

我夹着一只甲鱼腿,疑惑的望着这2个不速之客。个子高点的那个警察看了看我们3个,朝阿音点了点头,用手指指我问阿音:“是这个人吗?”
阿音回答:“是他。”
于是那高个警察走到病床,神色严肃的问道:“你叫赖蓝天?”
我疑惑的看了看阿音,见她已经起身退到了另一个个子稍矮的警察身边。
“你叫赖蓝天吗?”高个警察又一遍问道,这回声音大了许多。
“是,我是赖蓝天。”我回答:“找我有什么事吗?”
“有人告你强奸猥亵。”
“什么?”我再次将目光投向阿音。
阿音的目光中透出丝丝寒气,看我望着她,更以加倍的狠劲回望我道:“你以为我有那么贱,让你白白欺负?还害得我与男朋友分手,这一切你都不用付出代价?是我报的案,你以为我这么多天陪着你是看上你了?你太天真了,我是在看住你,省得被你跑掉,那样再找你就麻烦了。”
我一时间哑口无言,心中五味翻腾,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牛壮壮在边上看的真切,向阿音急道:“学姐,你不会吧,那夜总会里的事是形势所逼呀,蓝天他不这样,那帮匪徒就抓不住了......”
“呸,谁知道他是形势所逼还是趁火打劫,他救了你的命是一回事,他害了我是另一回事,你别为他叫屈了,”阿音斩钉截铁的回答。

高个警察开始催促起来:“快收拾一下,给你5分钟。”
我无精打采的站起身来道:“没什么好收拾的,走吧。”偷眼再看了看阿音,只见她的表情复杂,让人琢磨不透。
手臂被高个紧紧的握住,我低着头准备跟他们出门去警局。这甜蜜来的快,消逝的也快,我心中空空如野,怎么阿音会是这样的女人,为什么我最爱的人会带给我最大的伤害。
牛壮壮在一边直摇头,叹气着道:“哎,今天我总算明白了,越漂亮的女人越不能相信是真的了。”

此时此刻的我自以为已经落入到最糟糕的地步,然而这和我接下去要面对的一切来看,这又算的上什么,更加凶险的历程在等待着我。我的命运总是在各种外力的牵扯之下,不断变换着自身的体位,同时也影响着每个历史的岔道口,又一页历史即将被改写,而我尚不知晓。

第十回完



杂项记录
一、(计算自2009年10月10日起彩票累计购买与中奖金额)
购买累计60元,中奖累计0元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十一),(距离死亡还有19887天) | 主页 | 井中人,给自己写的寓言故事(距离死亡还有19889天)>>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