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八),18禁(距离死亡还有19905天)

裤袋里传来一阵阵的震动感,我的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是学姐找到警察后打过来的手机定位电话吗?还是其他亲戚朋友的问安?不管了,无论是不是为定位而来的电话,先接了再说,若是其他人,听不到我回话也会关了通话,手机仍然会处于待机状态的。我斜眼看身边的小六子,那家伙还和司机大饼互相调侃着,压根没注意我,趁这个机会,我慢慢的将手伸进裤兜,摸索到接听按纽,重重的按了下去。

不到2个小时的时间,学姐他们就脱困并找到警察了?带着深深的疑问,看着身边的说笑的小六等一干匪人,听着他们憧憬着未来生活,似乎也看到了他们的内心在说”其实,我只想做个好人。“如果今天他们能够顺利到的了日本,那么他们还会和现在一样是个匪徒吗?就在他们人生的分水岭上,破碎他们的梦想,断送了他们的前程,我的善良使我开始有些愧疚起来。好了好了,我不该想那么多,做过的错事就应该承担,再说我的好同学牛壮壮还在你们手里,不能被你们给交给日本人害了性命,希望刚才的电话是学姐打的,如果是,那么现在一定还保持通话状态,真想将手机从裤兜里掏出来证实一下,究竟是不是定位的那个电话。

车子一路颠簸,又开了1个多小时,摇得大家昏昏欲睡,原先几个人说话的兴奋劲也过去了,就这时候司机大饼忽然激动的喊了一声:”快到了。“车子里的人又都恢复了状态,亢奋起来。
我看了看窗外,还是在一条国道上,看不出具体方位,疑惑间大饼又朝车厢里喊话道:“弟兄们,前面那山附近一下国道,转到小路绕过山头就是大海,老大说船就在那里等我们。”
我心里一紧,问道:“大饼兄弟,那转到那山口还要开多久啊?”
大饼笑着说:“急了吧,嘿嘿,看着挺近,不过开到那里还得半个多小时吧。”
我的心一下子凉了下来,那电话是学姐的吗?是的话怎么还没追到我们?不是的话怎么还没解困呀,这裤兜里的电话除了刚才这个,就没再有动静过了。

车子又向前大约行驶了十来分钟,就在当我绝望的幻想自己将和牛壮壮一起被拉上日本人的断头台时,听前面大饼又吆喝了一声:”警察呀,啊,哪里来的那么多警察......“
听他一喊,我高兴的想看看窗外情况,但还来不及动,车子就被什么东西猛烈的撞击了一下,车厢里的人都惊恐万分,面露菜色,想着美好生活终归是黄梁一梦,该上门的还是上门了。又是一阵撞击,大家东摇西晃过后,都明白过来,是警车在撞自己的车,要迫使这车停下来。
“前面老大的车被撞翻了,今天完了。”大饼撕心裂肺的叫嚷着。
我好不容易重新坐到位置上,见身边的窗已经有了裂痕,窗外一辆警车狠狠的朝我坐的车子方向又撞了过来。“轰”的一声,我只感觉一阵眩晕,随即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一张病床上,阿音学姐就陪在一旁,我高兴的想坐起来,只觉得浑身无力,抬在半空的身体又倒了下去。阿音见我醒了过来,连忙扶住我身体,轻声的对我说:“别动,医生说你失血过多,要多多休息,调养些时间就没事的。”
我微微张嘴,学姐将手指放在我嘴上道:“嘘,别说话,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你现在需要休息,具体经过我来告诉你就行了,你不必出声哦。”

我开心的张望着阿音,睁开眼睛竟然看见的是她,太出乎意料了,简直是个莫大的惊喜,想到在夜总会与她的激情,脸庞不禁温热起来。学姐好象看透了我的思想,羞红脸撒娇的道:“你到底还想不想知道具体情况了呀?”
我笑呵呵的微微点了下头,等着心爱的女人告诉我这次事件里我不知道的部分。

第八回完

杂项记录(今后每天的日志里将保留这一栏目,专门供记录自己的一些数据使用)
一、(计算自2009年10月10日起彩票累计购买与中奖金额)
购买累计20元,中奖累计0元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第三个博客链接(距离死亡还有19904天) | 主页 | 彩票男(距离死亡还有19906天)>>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