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原死亡倒计时)

记录生时的轨迹,不同岁月里的思维,仅此而已。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五十四)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五十四回正文:

“朴部长,这回多谢你了”
“哪里的话,我能保住这个位置,还不亏得你帮我出的这个主意,小艇一艘,略表寸心。”
严忠孝和那个朝鲜人的对话随着海风隐约可闻。
老刑已开始带领大家登船,小艇没有上下舱,堪堪十人的座位,对我们一班人来说还有些富余。严忠孝与那朴部长作别后,上船指挥老刑道:“往南,韩国海域。”
“为什么不直接往中国地界去?”众人异口同声。
“那为什么你们救了则仁要往巴基斯坦方向出境呢?”严忠孝以问为答。
大伙被此反问,心中自有了答案,只不过是芳子当时的故计重施,去敌人想不到的地方而已。

小艇开动,忽地一阵海风呼呼吹过,使浪花用力拍击着岸边的岩石,发出‘哗’的声音,就像一个巨人手持水鞭抽打着为他们卖力的奴隶。前望宽广的海面一往无际,霎那间,所能感受到的,是她海纳百川的胸怀。
我从座位上站起,凝视着波澜壮阔的画面。是的,这就是大海,在我眼前的大海,此情此景,此心此念,她用蓝色暗示我要有内涵,她用浪花告诉我什么是美丽,她叫海鸥提醒我在征途中应该自由的翱翔,她还和太阳一起抹平我经历着的悲哀。她仿佛告诉我在适当的时候要学会忍耐,她还预示我如果没有激情,心会成为死海,没有一点点生气,只会用躯体来承载命运的负担。敞开吧,我的心扉,作为本源粒子的承载者,我要学会无惧任何磨难,天地的变化,人类的历史,都会由我来影响,由我来更改。
“为什么那朴部长要帮我们?”阿音显然也听见了严忠孝与那朝鲜人的对话,船上平淡间引点话题作为谈资。
严忠孝也不回避,哈哈一笑道:“那人是朝鲜劳动党计划财政部的部长朴南基,这次芳子为了救她大哥,说服了日本政府将大量可以假乱真的朝鲜假币输入朝鲜,引起大规模通货膨胀,对朝鲜整个经济产生了强烈的冲击与破坏,朴南基身为计划财政部的魁首,必然责任重大。老金限他1个月之内解决假币骚乱问题,他苦无良计,正踌躇彷徨之际,我以协助逃亡为交换条件,教了他一个办法。”
“哦,你教他了个什么办法?”阿音颇有兴趣地问道。
“重新洗牌,将现在的货币全部作废,更改模板,印刷新币。”严忠孝笑道。
“真有你的啊”,“亏你想的出”,“这样行吗?”。大伙七嘴八舌开来。
严忠孝双手一摊,乐道:“管他有没有用,糊弄他一下而已,幸好他病急乱投医,还当仙丹灵药了。”
......

命运玄外音:
公元2009年12月1日起朝鲜全面推行货币改革,将现有的100元改为新币1元。当局解释说兑换货币是因为人民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的情况日益严重,所以要消除这种经济失衡现象。兑换货币的消息传出后,人们纷纷要兑换美元或人民币,引发混乱。
公元2010年3月18日,韩媒报道称朝鲜劳动党计划财政部长朴南基可能在3月上旬因为货币改革失败而被枪决。罪名为“作为大地主的儿子,潜入革命队伍,蓄意置国家经济于死地” 报道称,朝鲜当局于上周在平壤市顺安区的某一射击场,枪决了朴南基。朝鲜货改失败后,朝鲜居民对此产生了不满情绪,因此朝鲜将责任推给朴南基,以反革命分子的罪名,予以枪决。

近中午时分,我们的小艇越过了西海大青岛,进入韩国海域。快艇的马达声惊起了岛上栖息的群群水鸟,它们张开双翅,成群地掠过水面,然后向远处飞去,像一片白色的浮云,飘然而上,煞是好看。
“我和韩国方面已经联系过了,他们不会对我们进行拦阻。”严忠孝很有自信地道。
“那,那后面那艘船是什么来路?”阿音惊恐地指着快艇身后方向道。
众人随着阿音的指向望去,只见一艘大型快艇正在我们后面加足马力追来,从一个隐隐可见的黑点逐渐身影清楚可见。
“是朝鲜的警备艇!”
随着严忠孝一声惊呼,大家都已看清了后面追赶的大船上招展的朝鲜国旗。看来我们的行迹还是败露了,这艘朝鲜警备艇冒着跨越朝韩海上分界限的风险扑向我们,必定不怀好意,很有可能就是来将我们肉体毁灭的。
“把头低下......”
严忠孝话音刚落,那艘朝鲜警备艇在距我们所乘坐小艇的百米开外射出一道火舌,宁静的大海上顿时枪声大作。

第五十四回完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2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五十三)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五十三回正文:

女人的曲线可以满足人的欲望也可以要了人的小命。筱田则仁与井上一郎轻手轻脚摸到别墅门口那2名色迷心窍的朝鲜士兵身后,互打了一个眼色,同时迅雷般出手,毫不费力地扭断了他们的脖子。牛壮壮随后跟进,向大伙摆了摆手,从地上的尸体身上取下一杆步枪,直冲楼上我的寝室,阿音则俯身收拾起士兵的衣着,准备换装出逃事宜。
当牛壮壮等推开我的卧室时,只见崔浩双手抱头正蹲在床边,一支乌洞洞的长长枪管直指着他的脑门,那端着枪的人正是我赖蓝天。
“都搞定了?”我向大家伙笑问道。
“恩,按计划进行,没有一点差池。”牛壮壮看了眼狼狈的崔浩兴奋续道:“我们就担心你这里,这小子可不好对付。”
“纵然这家伙躲的过则仁的拳头、芳子的飞刀又如何,”我冷笑一声道:“难道他还能躲的过子弹。”
原来在井上御剑刺杀了别墅后的巡逻士兵后,就取下了其中一杆步枪交到了我手中,而等崔浩气势凶凶地跨入我的房间后,才沮丧的发现自己中了圈套,在枪口下被迫屈服。
“现在怎么办?杀了他吗?”牛壮壮亦不敢大意地举枪指着崔浩问道。
“留他一命,刚才我和他有了约定,只要他送我们出去,就放他一马。”我果断地道。
“怎么信任他,我们自己换了装也可以出去。”牛壮壮不情愿地道。
“壮壮说的对,我们自己也能出去,杀了这可恶的家伙。”阿音一身戎装英姿勃勃的出现在房门外。
“你们2个别闹了,刚才要是他反抗,纵然开枪将他射杀,我们的出逃计划也就完蛋了。枪声一响,朝鲜士兵蜂拥而至,咱们非死在这里不可,崔浩十分清楚这点,所以提出了这妥协办法,我们饶了他,他跟我们一起走。”我耐心解释道。
“说的也是,还多亏崔上校的怕死精神,我们才有机会逃脱哦,”阿音不无讽刺地道。
崔浩垂首咬牙,喉咙口发出嘶哑的声音:“要走就快走,等天亮了就来不及了。把我一起带走,逃脱了人犯,金将军也不会放过我。”
则仁也听不懂我们在争论什么,本就心中焦急,见这恶狼还敢出声说话,顿时火起,一个箭步来到崔浩身旁,全力一个空手道手刀劈下,只听崔浩头骨‘喀嚓’一声,脑浆溢出,死于非命。
眼见如此,虽有约定,那也无可奈何了,我的确没有算到则仁会如此冲动,一切都是天意,不,正确的来说应该是命运,是非善恶终有报,崔浩的死没啥好可惜的了。
阿音愤恨地踢了脚崔浩尸身,随后扔给我一套朝鲜人民军士兵制服,转身拉起则仁的手下楼而去。
我呆呆地望着学姐越飘越远的长发,意识模糊一片,这还是我一见钟情的那个女人吗?
“如果世界多一个牛郎,人间就少一个李莫愁!”牛壮壮眼见阿音的背影消失后在我耳边道:“你就该把对芳子和阿音的感情做个明确的了结,不然以后有你罪受的。”
看看身边的老同学摇头晃脑摆出一番大道理状,直让我又好气又好笑,然则他说的也很有道理。哎,不多想了,我匆忙换好衣服,到得客厅汇集众人,一起按计划上的路线,排成整齐的队形,伪装成巡逻兵士,往军营一偏门走去。
......

“快上车,”老刑一见我们出来立刻将他的那辆老吉普点火启动,大伙鱼贯而入。
严忠孝乐呵呵地在副驾驶座上给大家递来矿泉水:“大家辛苦了,到现在为止,我们的逃亡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下一步,就是脱离朝鲜国界了。”
“你们能不损分毫而安然脱出军营,完全有资格加入到我们国防部特别行动处的队伍里来。”老刑开着车,望着后视镜里正在牛饮的我们打趣道。
我没啥心情听老刑的调侃,一气喝完一整瓶水后向严忠孝问道:“严主任,后面有把握吗?”
“没把握我就不来了,你说地吗,对我不放心?”
“得,那我先睡一下,后面就全是你严主任的世面了。”
不多时,几个年轻人都呼吸沉沉地寻周公去了,我们太累了,毕竟我们不是特工,我们只是学生啊。世界是一场梦,还是梦比世界更真实?

不知过了多久,老刑将我们一一推醒。跳下吉普车,一阵大风扑面而来,这风里还夹着一丝浓浓的咸湿味。看看周围,哇,蔚蓝的大海放散在我们面前,天色渐亮,大群的海鸥在远处盘旋飞舞,一艘小快艇停靠在近前。严忠孝与快艇边一名西装笔挺的朝鲜人交谈,要问我为什么肯定这个穿西装的是朝鲜人,我可以很明确地回答你,因为他胸口和所有朝鲜人一样别着金日成的像章。而在这人身后竟然还站着2名人民军的士兵,我的心一惊,难道说我们出逃失败了?

第五十三回完



原创小说 | 留言:1 | 引用:2 |

大争之世存不争之心,赞妻篇

周末听闻妻子的姐姐又在城郊买了套商品房,需要向我们借一点钱,当时心头不悦。姐姐买的2套房子要几百万吧,除了她自己的100万私产,其余都是妻子家里的钱,正因如此,我觉得妻子吃亏了,按理那妻子娘家的钱也该有妻子一半才是呀。不过毕竟是妻子娘家的事,妻子没有争议,我也不好多说,而且妻子还欣然接受了借钱的事宜,还说要用我股票里的钱借,哎,当时心里就是不舒服的感觉。

我这个人呢,也有个优点,有点阿Q精神,回家路上回味了一下,觉得干脆就做个好人吧,既然妻子无所谓,那我也别多想了,借钱就借吧,存折里还有点,也不至于用到我股票里的钱。从这件事情上看,妻子还是一个不争利的善良之人,有妻如此,该当知足啦,几百万钱何足道哉,看别个家庭为了几个破钱争个你死我活,天翻地覆的鸟事,绝不可在自家上演。以妻子为表率,在此大争之世存一不争之心,享那一丝清静。

妻子的善良让我感动,决定等姐姐还钱后立刻给妻子买车,看她电动车上下班,真有点心疼。
| 留言:0 | 引用:0 |

成长快乐,无邪童趣,二十一

背景:孩子40个月,拖着个小椅子在家里狂奔

孩子边跑边叫嚷:F1赛车来啦,快让开啦,快让开啦!
孩子奶奶:快停,红灯啦。
孩子:不停呀,F1赛场上没有红灯。

全家被他的回答笑翻。

杂项记录
一、(计算自2009年10月10日起彩票累计购买与中奖金额)
购买累计320元,中奖累计60元
| 留言:0 | 引用:0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五十二)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五十二回正文:

时钟滴答滴答的走动着,距离出逃计划上的时间不到半小时了,别墅里灯火全熄,从外部看来,不过又是一个沉闷的夜晚。3名朝鲜人民军巡逻兵背着60年代的旧式步枪,慢吞吞地绕着别墅来回转圈警戒,强烈的疲惫感刺激着他们大脑中枢,不过幸好凌晨1点后他们就可以与守卫在正门前岗哨的另三名士兵换班,好好睡上一觉了,这时的他们绝对不会想到自己即将真的长眠不醒。
5个被拘押着的年轻人各自待在自己的房间,人人心事重重。虽说都是经历过风雨的人了,然则面对新的挑战,大家真的都准备好了吗?即便是自己忠实地按计划上的做了,但伙伴们任何一个有所疏失,结果将不堪设想。
一间房内,我安静地躺在床上,尽量使胸腔里那快速跳动的心平静下来,回思严忠孝的谋划,这次要脱离囚禁之所的最关键一步就是干掉人民军特战队上校崔浩。正是这家伙将我们带到了这里,十足可恶,结束他的生命后离开这里,我们要做的不过如此...
另一间房,井上静静地盯着窗外,他凝视的地点乃别墅的背面,有围墙与外界间隔,围墙内三名巡逻士兵正以散漫的队形经过,寒光忽闪,一根长长的不锈钢衣叉在井上以气御剑的功夫下,横穿3名士兵咽喉,竟将他们串在一起,鲜血从他们咽喉部激射而出,可怜的士兵悄无声息的栽倒在地。井上扭头对身后的则仁及牛壮壮点了下头,从窗口飞身跃下...
再一间房,阿音深深地呼吸了一口,从椅子里站了起来。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接着要做什么,但拥有虎狼性格地崔浩会上当吗,会理会赖蓝天伪装的突发重病吗?要是不能将这恶人引进别墅,计划就可能流产...

“上校醒醒,快醒醒,别墅里那女人独自出来了,正朝我们这里过来,”别墅前的一名岗哨慌乱的叫醒了崔浩。
“找死来的吗,半夜三更的,老子毙了她。”崔浩揉了揉虎眼,掏出腰上的手枪,磕磕绊绊的撞出岗亭,一副没有睡饱的样子。
岗亭外2名士兵端着步枪,正阻止一名身着紧身牛仔裤白衬衫的长发女子靠近。
“活腻了?”崔浩怒目直视。
“有要紧事,赖蓝天快不行了,你快去看看吧。”阿音紧张地道
“怎么不行了?”崔浩语气略微和缓道。
“天黑开始就一直高烧,我们也没在意,只是让他早点休息去了,我给他用凉毛巾敷在额头上。晚上我不太放心,到他房间看了看,竟然浑身发红,碰了下他身体,就象个火炉,请您快点叫医生来看看吧,”阿音焦急地道。
崔浩眼珠一转,这赖蓝天是中方严特使特别关照的人,牵扯到中朝两国的政治问题,虽是囚犯,却也不能怠慢。于是将手枪重新别入腰间,竟带着原先阻止阿音的2名士兵大步向别墅走去。
“您怎么不叫医生?”阿音跟在后面叫道。
“你们几个诡计多端,老子不能全相信你,我看过之后再叫医生也不迟。”
阿音暗自庆幸,本姑娘就是要利用你崔浩的猜忌之心,不然直接去叫医生,我还演什么戏。

崔浩堂皇迈入别墅,令2名士兵守在门口,径直向2楼赖蓝天的房间走去。
阿音目送崔上校上楼,旋自回到别墅大门前,在门口2名士兵的肩膀上拍了一拍。2名士兵被这美女的举动搞的莫名其妙,正要呵斥,却见阿音一边倒走着往别墅里退去,一边开始解那白衬衫的纽扣,顿时目瞪口呆,不约而同地由背向别墅转为背向岗亭。朝鲜政府比较保守,对女性的穿着也有管束,一直以来朝鲜女子是不允许穿裤子上街的,只许穿过膝长裙。2名士兵又身在军营,平时极少与女性接触,自然一下就被这衣着特别的中原女子吸引住了,更何况她还自解衣扣,她想干什么?士兵吞咽着口水,目不转睛。
此时三名衣着朝鲜人民军制服的巡逻兵从别墅后转了出来,迈向岗亭准备交班。岗亭内剩下的那名朝鲜士兵看见同伴巡逻回来,高兴地出来打招呼,但在朦胧夜色下,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恩,仔细一看,最后那名兄弟身上背着的枪怎么没了,刚想发问,寒光闪过,脖子上被一把刺刀狠狠扎入,人一声不吭地软了下去。末位失枪的那名巡逻兵朝当先的士兵翘了翘大拇指,三人回身往别墅走去。
这三名朝鲜巡逻兵正是井上一郎、筱田则仁及牛壮壮。在井上暗杀了转圈到别墅后的哨兵后,三人匆匆换上人民军的衣裳,按计划转而去收拾留在岗亭内的士兵。井上的村正刀虽已被朝鲜方扣下,但高手就是高手,飞花摘叶均能伤人,这岗亭前以步枪刺刀为器御剑歼敌,比之用那不锈钢衣叉顺手许多,直同如臂使指,点哪打哪。
最为可笑的是那盯着阿音欣赏不息的2名岗哨,竟然对身后的血腥杀戮浑然不觉,尤自观赏着女人渐露的娇躯与雪花般白皙的肌肤,殊不知死亡的阴影正慢慢逼近。


第五十二回完

杂项记录
一、(计算自2009年10月10日起彩票累计购买与中奖金额)
购买累计300元,中奖累计60元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五十一)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五十一回正文:

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办公大楼内,严忠孝在李秘书的陪同下又一次见到了金将军,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是朝鲜方的主动约见。
“呦,是严主任啊,来来来,快请坐,”金正日一反常态地分外殷勤。
严忠孝心中暗自疑惑,面色却诚惶诚恐:“将军召见有何见教?”
金将军亲自扶严忠孝坐下,向李秘书点了点头道:“小李啊,严主任不是外人,你就开门见山的讲吧。”
陪坐在旁的李秘书应了一声,道:“严主任,今天将军约见阁下实在是想得到贵国的帮助,来抵御我国的一场危机。”
“哦,什么危机?”
“最近从日本流入大量我国假币,说他是假的,却造的和真的一模一样,严重影响了我国人民的生产生活秩序,”李秘书一脸忧虑地道。
“哦,那贵国怎么知道这假币是从日本流入,”严忠孝纳闷地道。
“我们受到了日本方面的威胁,他们正面提出要放了被我们关押的那2个日本人,不然就用更多的假币来冲垮朝鲜的经济,”李秘书摇头无奈道。
“那么贵国可有应对之策?”严忠孝试问道。
“我们想请中国帮助,将我们手头的朝鲜货币全部兑换为中国货币,”李秘书轻声道:“中国货币防伪技术较高,不易模仿,考虑两国世代友好、情谊悠长,我们愿意以贵国货币做为朝鲜国的法定货币。”
严忠孝听后一震,心道这金正日向来自视甚高,无论在哪方面都寻求独立自主,为什么突然想将经济体系纳入中国,若不是步入绝境,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念头的。
见严忠孝没有说话,金正日焦急地道:“严主任,这件事还请您着力帮忙。昨天我已经与贵国大使先生谈过,他说他可以上报外交部,要求日本放弃以金融手段威胁朝鲜,但这样做见效太慢,而且我国已经被这些假币搞的通货膨胀,如果没有及时有效的措施,我怕到时候难以收拾。唇亡齿寒,朝鲜是中国的东北屏障,请您仔细慎重的考虑下我们的请求,我们知道您在国内的分量,只要你肯出力,不但是救了朝鲜,更是巩固了中朝两国的友好关系。”
严忠孝抑郁道:“将军恐怕高估了在下的政治能量,若以我国货币替换贵方货币,势必连同我国一起引发通货膨胀,那我岂不成了民族罪人。况且这种大事,我提提可以,要实际去办,还得上面点头,恐怕在下力有不及。”
金正日面色暗淡,不悦地道:“中国人推三阻四,皮球乱踢,严特使与大使的话如出一辙,看来朝鲜的事情还得靠自己解决,李秘书,送客。”
严忠孝起身告辞,心头一阵紧迫感泛起,朝鲜局势越来越乱,营救赖蓝天之事必须立刻行动,再也等不得了,谁知道金将军会不会迁怒于他们?
......

当晚,严忠孝带着老刑来到拘押我的别墅,破例将所有关在这房子里的人都聚到二楼一间卧室内。
“严主任今天怎么了?之前不是只找赖蓝天一个人说话的吗?”阿音调侃道。
严主任微微一笑,令老刑守在门口,又从怀中掏出那小甲虫大小的电子脉冲磁场破坏设备,轻轻一按,启动了机器:“好了,现在不会有人偷听到我们的谈话。说重点的。今天是11月8号,后天凌晨我要带你们离开。”说完将几张6寸照片大小的纸片塞在每个人手中。
“上面是行动时间及计划,看清楚了,到时候别耽误,朝鲜局势动荡,危邦不宜久居。”严忠孝对低头看着行动纲要的众人补充道。
我兴奋地望着纸片上计划,有点顾虑地道:“由我们来对付守卫在别墅边的岗哨?那里可有特战队上校崔浩把守着呢,这人可不好对付。”
严忠孝嘿嘿冷笑:“兵行险招,不把这几个守卫干掉,拿不到人民军的衣服,我怎么带你们出去,这里可是他们的军事基地,况且你们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说着把目光投向则仁及井上。
则仁手上的计划书是用日文写的,亏得驻朝鲜大使馆中有位参赞懂得,不然还真没法跟他们沟通情况。这次要搞定崔浩,必须依靠两位日本格斗高手的帮助才行。
则仁目光炯炯地回望严忠孝,分明在表达着一种坚定,两人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一切心照不宣。
随后严忠孝收回众人的纸片,用打火机点燃,瞬间一切密谋都灰飞烟灭。末了,严忠孝不忘提醒大家道:“电子脉冲磁场破坏设备关闭后,请大家保持正常状态,千万别给朝鲜人发现蛛丝马迹,切记。”
众人心情忐忑地送走来客,互相用眼神交流着各自的情绪,有激动者、有恐惧者......

第五十一回完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成长快乐,无邪童趣,二十

背景:孩子40个月,在车上的一次可爱对话。

孩子:“爸爸,前面这个车怎么是外国来的?”
我看了看前车牌照是沪开头的,立刻明白了儿子怎么会说这样的话了:“这是上海的车啦,你平时看见的浙A是杭州的车,沪呢则是上海的车,杭州是中国的,上海也是中国的。”
孩子:“上海的啊,上海离杭州很近吗?”
我:“是啊,很近,记住哦,上海杭州都是中国的,说什么外国车,真是太好玩了。”

孩子的思维是那么的跳跃,想象力超凡呢。
| 留言:1 | 引用:0 |

原创小说,我的女人-我的时代(五十)

导读:请点击右侧类别栏中的原创小说以查阅前文

第五十回正文:

筱田芳子在财相顾问中山英俊的陪同下,参观完毕这神秘兮兮又忙忙碌碌地假币制造工厂,亲眼目送一堆又一堆如山重叠的冒牌朝鲜货币打包成箱,由地底输送带秘密传至内阁情报调查室设在1公里外的一座不起眼的物资存储仓库。而这些假币在那里稍做停留后,就会通过各种渠道,源源不断地输入朝鲜。
“顾问先生,这次给您添麻烦了,”芳子欠身与中山英俊告辞,她已经确信了政府帮助营救自己哥哥的决心与力量,看来一切都已经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只要这些足以乱真的朝鲜货币流入朝鲜国内,一定会引发朝鲜货币通涨等经济危机,以此巨大的压力要求金将军放人,或能得到想要的回音。
“大小姐哪里的话,筱田则仁先生为了首相竞选胜利舍生忘死,我们为了勇士做这么点小事,又何足挂齿,”中山英俊一脸真挚地道。可他又哪里想的到,除了筱田则仁外,更有一名叫赖蓝天的中国籍男子同样使芳子心急火焚。

回到东京郊的筱田家庄园,芳子急匆匆地就去书房拜会了父亲。筱田建国正在练习书法,一张硕大的宣纸铺陈在书桌之上,只露出几方桌角,身材伟岸的山口组大当家笔走龙蛇,挥毫笔墨,将斗大的汉字草书抛洒纸上,要非亲眼所见,谁都不会将杀伐成性的黑帮老大与面前这个富有潇洒神韵而又有一手好字的老者联系到一块。
芳子不敢打扰,在一旁静静等待。少顷,筱田建国将狼毫笔轻轻搁下,一边欣赏着自己的作品,一边向芳子问道:“怎么样,他们按计划在做了吗?”
“是的,父亲大人,大哥的事情您放宽心,首相这次非常重视,连内阁情报调查室都动用了。”
听到女儿自信的回答,筱田建国心情骤然松弛,他很清楚内阁情报调查室所拥有的实力与手段,做为日本的最高情报机关,内阁情报调查室无论在人员配备、资源供给、行使权限上都远远强于同属日本政府的情报部门的公安调查厅、警察厅、情报调查局等。有这么个强力机构的帮忙,若再救不出则仁,那也只能说是天意了。
只见筱田建国向芳子招了下手道:”来,看看为父的书法,是否有所精进。”
“虾夷搆乱久,择将属吾贤。屈指驰三略,扬眉出二权。鼷头勋未展,马革志方宣。完士何难过,徒悲凶问传。”芳子将纸上大字朗朗读出。这是一首歌颂古代日本沙场战将的旧诗。久居庄园深处,只是在名誉上担任山口组最高领导人的父亲依旧怀有风云板荡的激情实在让芳子出乎所料。看着父亲已经爬满鱼尾纹的双眼,芳子只感到一股坚定又逼人的气息,她深信,若不是营救大哥是交由自己来负责的话,父亲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杀进朝鲜,与孩子一起埋身异土他乡。
“你要是个男孩就好了,”筱田建国叹了口气将纸张卷起。
芳子自然知道父亲话里的意思,大哥则仁虽然忠勇刚猛,却没有什么心计,父亲一直担心他不能很好的领导山口组,使得家族衰落。而自己除了有大哥勇武的特点外,还机敏聪慧,时常有惊人举动帮助组织扭转乾坤,当父亲表示要将组织交给自己统领的时候,自己却老以女儿身来推脱搪塞。
......

平壤朝鲜人民军第17军军部,一幢深绿色的别墅洋房内,筱田则仁双手负背迈着颇为凝重的步伐,在一楼空旷的大客厅内度步来去。只听他嘴里喃喃自语,当然那些富有韵律的大和语调只有矗立一旁的井上一郎才听的明白。
“日边瞻日本,云里望云端。远游劳芳国,长恨苦长安......”筱田则仁自语不断。
“少主人,请莫要灰心,在中国严特使的帮助下,朝鲜人给我治了伤,也让大家一起搬进了这幢好房子。如今我们又相互照应,总有出去的一天。”井上一郎对则仁恭敬地道。
“我只是思乡...”则仁苦笑道。
“释辨正的这首在唐忆本乡让多少远在他乡的日本人泛起浓浓乡情,他当日身处繁华安和便有此等情怀,更何况我等今日在此异地险境。”井上一郎唏嘘道。
阿音无声的走到了则仁身边,轻柔地将一碗茶水递了过去,用英语道:“你这样走了好久了,喝点水吧。”
则仁感激的一笑,接过茶水一饮而尽。阿音掏出纸巾温柔地擦拭则仁有些湿润的嘴角,但眼睛的余光却看向大厅一边的沙发。
是的,沙发上的人就是我以及牛壮壮。自从严特使第一次探视后,每隔三差五地他都会来找我,看看我的情况和生活上有没有麻烦。在他的强烈外交斡旋下,朝鲜方面将我们的拘押地点换到了这幢军区首长的私人住宅内,并将井上的伤给治愈好,在其他方面也不再像对待囚犯一样对待我们,保证了充足的水与食物供给,但只有一样没能交还我们,“自由”。

第五十回完.



原创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套了2年的股票,昨天解套了

炒股这件事,其实也很搞,当股票冲到6000点回到4000点时,我以为机会来了,回了2000点,是该出手的时候了,万一迟点再升回去,我又得干看着别人赚钱了。于是4000多点的时候义无返顾地进去了,好玩的是次贷危机来了,金融海啸一个浪头把指数打到1000多点,幸好只扔了10万块,我就当他全没了吧,于是放着不理他,既不补仓又不割肉。静等1年,经济开始回暖,股票又慢慢发涨,我一看别家股票都越升越高,怎地自己买的不动如山呢,心中懊恼全部抛掉,再换了个股票继续等解套。不抛不要紧,一抛悔半年,在我抛了老股1周后,我的旧股就开始发力上攻,不多久就收复了原来我买时的失地而又继续冲刺,我立马晕倒,要是不抛,多等2个月,不但本钱回了,还有30%的盈利呢。吃亏要长记性,于是在后面的操作中,打死我也没去动新买的股票,一直到股指2900至3200来回激荡时做了几个波段,总算在昨天将本钱归位,2年炒股经历,如梦如幻。
有了前2年的实战经验,感觉自己还沉的住气,在没有补仓的情况下,硬是将成本收回,虽然耗时良多,但终能挽回损失,也算正果修成。接下来要做的是,把2年的利息给追回来,并且实现盈利,今天我很有信心,但股市多变,说不准明天我的信心就被摧毁的一干二净。哈哈,笑谈,不过一游戏尔,炒股只能当做消遣,尚未吸引我太多精力,或者以后能在这上面赚钱了,那就另有说辞啦。

杂项记录
一、(计算自2009年10月10日起彩票累计购买与中奖金额)
购买累计290元,中奖累计60元

| 留言:0 | 引用:0 |

记录以前游台湾的一个笑话

这个笑话是2008年10月在台湾闹的,至今记忆犹新。我们单位组织去台湾旅游,在当地坐上旅游大巴后,导游开始发矿泉水,我无心地看了眼瓶身,上面写着97年。我当时非常惊异,怎么把过期那么久的矿泉水给我们,于是对导游提出质疑,全车人也纷纷发现了这个问题。那台湾导游却一点也没不好意思的样子,笑着解释这印刷的不是1997年的意思,是民国97年的意思,而民国97年就是2008年。这下大家都明白了,继续笑语欢声一片。

杂项记录
一、(计算自2009年10月10日起彩票累计购买与中奖金额)
购买累计290元,中奖累计60元
| 留言:0 | 引用:0 |
| 主页 |下一页>>